首页
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
免费小说阅读网 - 免费小说 - 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免费阅读 - 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艾可乐
字体:
护眼
关灯
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

第三章虚假的感情(4/5)

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全文阅读


清晨,阳光从窗帘后面透进来,微凉的空气是那么清新,窗外的小鸟婉转地叫着。
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早晨,不过……
【这不是小茜的照片吗?原来夹在我的书里了,难怪之前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
【照片上的小茜笑起来好可爱,名符其实的阳光美少女……隔壁的那个小多跟小茜比起来,完全就是乡下来的怪兽嘛。搞不懂,为什么明明都是女生,两个人的差别怎么会那么大?】
【小茜……】
……
超级让人生气啊!妈妈咪呀,现在才几点啊,又开始了!又开始了!听着熟悉的声音,我无力地从被窝里伸出手臂,摸到床头的闹钟,眼睛吃力地睁开一条缝,看了一眼时间,顿时火冒三丈。
6点!拜托,现在才6点啊!这么早就在房间里嘀嘀咕咕,他的经历未免也太旺盛了吧?明明还可以再睡半个小时的,为什么要吵醒我……
我随手把闹钟扔到一边,然后把头缩到被窝里,企图回到睡神的怀抱。然而我这小小的愿望却那么难以实现,扰人的声音不断地从隔壁房间里传过来。
【为什么小茜要走……她不喜欢这里吗?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到这里来?我好想念她甜甜的微笑,像是甜蜜的冰激凌一样。像这么可爱又善良的女生,世界上估计只是小茜一个吧。】
到底有完没完啊?既然觉得她那么可爱,干脆就去找她好了啊,干吗在这里唉声叹气的!到底还让不让人睡觉啊,讨厌!
我捂住耳朵,想要赶走那个比苍蝇的嗡嗡声还要烦人的声音。可是我的一切动作都是徒劳的,耳边的声音不仅没有变小,甚至还有点变大的趋势,呜呜呜……
【小茜走了就算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那个小多……实在让人难以忍受。看上去呆头呆脑的,根本就是只呆头鹅。学校那些人怎么想的,居然让她来我这儿做实习生,就不怕病人被她折磨致死吗?】
呆头鹅?啊啊啊!受不了他了!
他以为我想在他身边做实习生吗?我不想,一点都不想!
我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然后死死地瞪着墙壁。在墙壁的那边,就是那个让我陷入悲惨境地的木王一。
我竟然要跟这样的家伙相处!还要假扮他的女朋友?这意味着什么,很简单,这意味着以后的每一天,我都要在这样的念叨中醒来,每一天都要听他在心里的抱怨……
我才不要!
我不停地深呼吸,希望能够把这种仿佛要爆炸的怒气平息下去,可是,越想,我就越生气。到了最后,我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了。
不行了,我真的没法忍受了!
我怒气冲冲的冲到书桌前,拿起手机按下了nt的号码,我要跟他说,我现在必须立刻离开这里,我一秒钟也不想再留在这个地方了!
“喂?”电话很快接通,nt的声音听起来还带着一丝睡意。
“nt,我受不了了,我要离开这里!”nt的回应就像是一个缺口,我的怒火就像是洪水一样朝着那个缺口倾泻过去,我用力的抓紧了电话,对着电话那边的nt大吼着,我真希望,我可以把心里的憋屈全部发泄出来。
“咦?一大早的,出什么事了吗?”nt愣了几秒钟之后,柔声问道。
“还能出什么事?还不都是因为那个木王一,我真的没办法在这里待下去了。”我委屈地说,“从刚才就不停地念叨,害得人家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反正他也讨厌我,现在看来,我是不可能扮演他的女友了,还不如早点放弃好了。我……我还是回去吧!”
nt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知道当初为什么我会坚持让你来这个地方吗?”
“为什么?”我几乎是脱口而出。这是我心里一直以来的疑惑,nt为什么要我来这个地方?为什么要我扮演木王一的女友这个角色?我从一开始就不清楚nt的目的。
“除了一个我暂时不能说的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认为你是一个非常有毅力并且信守诺言的人。我的眼光不会错,你一定能够扮演好这个角色的。”
咦……
nt说什么?他说,他说我非常有毅力?而且还信守诺言?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些话,都是夸奖?听到nt这样夸奖我,我发现,刚才还怒火中烧的我,心里竟然有一点开心,我的脸颊因为nt的夸奖而微微发烫。
“那个……可是……”
我的怒火一下子就熄了,我抓着手机,有那么一点点的害羞,那么一点点的窃喜……我结结巴巴的开口,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毕竟,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坚持下去,因为我对完成这个任务一点信心也没有。
还有,nt说的那个“暂时不能说的原因”是什么呢?我的脑海里还是有很多很多的问号。
“不要担心了。”nt说,“而且……如果你坚持下去的话,就会得到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
咦?大礼?那会是什么呢?会不会是为了安慰我,才故意这样说的?
“我才不相信呢,扮演木王一的女友根本就不会发生什么好事。从遇到他开始,我总是倒霉。跟他在一起,我就像是踩到了狗屎,一直处在倒霉云团的笼罩中!哼,你说的大礼是不是需要加个引号呢?”我撅着嘴巴抱怨道。
没错,到目前为止,我的确收到了不少的“大礼”——在雨中把行李箱丢了;被他当成傻子一样念叨;在上课的时候被大家嘲笑……
想到我所遭遇的一切,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哈哈哈……你说话真有趣。”nt听到我的抱怨,竟然低低的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我不满的抗议,“我现在那么惨,你还有心情幸灾乐祸。要是没遇到他,我哪里会遇到哪些乱七八糟的事。”
nt在电话里温柔的说:“我说有大礼可是认真的,你完全可以相信我。”
“好啊……”我故意拉长声音说,“那你告诉我,那份大礼是什么,我就相信你。”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实现吗?”我不屑的撇撇嘴,“我才不信。”
nt神秘的说:“想要什么都实现的确是不太可能,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你先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真的还是假的啊?我还是不相信呢!
不过nt的话还是让我开始了思考,我究竟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以前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可是自从爸爸离开之后,我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身为一个女生,是多么无能为力。
因为我是一个女生,爸爸才会抛弃我而选择带着那个私生子一起逃走;因为我是一个女生,才没有能力拯救这个家,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家四分五裂,什么忙也帮不上。对于爸爸来说,我和妈妈就像是垃圾一样,随随便便的就被扔掉。这种不被人在乎、不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让我从心里感到绝望,好像我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我的存在没有任何的价值。
我所需要的是什么呢……
在爸爸离开之后我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想要被人重视,成为某个人心中最特别的人!我只是想要证明,我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了?”nt的声音将我从深思中来回了现实。
“我……我在考虑你说的话。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我低声回答。
“那你想好了吗?”
“我……想成为一个特别的人,哪怕只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人也好。”
……
听到我的话,nt忽然陷入了沉默。看来,我的这个愿望果然很难实现。而且,我的这个想法可能在nt看来想得很可笑吧?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不是可以说是一种痴心妄想?是啊,我这个傻瓜,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嘛。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良久,nt突然轻笑起来。
我没想到nt会这样回答我,而且,他回答的是那样笃定!我的心里掠过一丝惊喜。
“你怎么会这么肯定呀?”我也情不自禁的笑起来,“随口说说的吧?”
nt说:“你应该相信我……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真的吗?”不知什么原因,在听到nt的话之后,我的心里突然变得暖暖的,积压在心头的阴霾也渐渐散开了。
为什么nt会这么肯定地对我说出这样的话,他那么笃定……难道,难道因为,会认真对待我的那个人,是他
啊啊啊……怎么可能!哎呦,我在乱想什么,一个女生怎么那么不害臊啊!我的心跳开始渐渐加速。我知道这样奇怪的想法很花痴,可是一想到自己说不定会成为那个俊美又神秘的人心中最特别的那个人,我就觉得好开心,控制不住的开心。
“好吧,我相信你。”我装作不经意的回答,心里却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甜。
“既然如此,现在可以坚持下去了吗?我的大小姐。”nt好似松了一口气。
“说什么大小姐不大小姐的,我也只是一个打工的平凡少女啦……”我有些害羞的说。
“那么我可以继续睡觉了吗?”
“恩!”
和nt说“再见”之后,我心里莫名的感到些许兴奋。我把手机随手放到一边,躺倒在床上,明明刚才还很困,现在却像是喝了兴奋ji一样,心跳得飞快,脸也有些发热。
好奇怪哦,和nt聊天以后,心情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好啊?我趴在被子上傻笑着。嘿嘿嘿……我真像个大傻瓜!人家不过是说了我的愿望会实现而已,我怎么会认为是人家对我做出的承诺呢……
哎呀,我一定是想多了!
我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这种不断向外涌出的兴奋感。
“冷静,冷静!nt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潘多拉你这个傻丫头先别再想了!呼呼呼……”我对自己说。
“你在做什么?”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飘来,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做什么,当然是做……等一下,这个声音是……
我猛然坐起身,看向门口站着的修长的身影,惊叫起来:“你怎么会在那里?”
我的老天,木王一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上帝啊,难道他看到了我刚才的样子?
“你怎么可以不经别人允许就打开别人的卧室门啊!”慌乱中,我生气地冲他大叫。
【她干嘛一大早就冲着我发火?是她自己忘记把门关好啊!】
木王一的心话顿时让我哑口无言。是哦,昨天半夜的时候我下楼喝了水,因为太困,所以就忘记关门了。也就是说,今天早上,门是真的没有关的……呜呜呜……我怎么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潘多拉,你干脆用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的门刚才就开着,我只不过是来提醒你医院是7点半开门,记得别迟到了。”木王一完全不知道他的心话给我照成了多大的伤害,轻描淡写地回答完就想要转身离开。
“等等!”我慌乱地喊住他。
他迟疑着转过头来,不高兴地扬起眉毛:“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你……你什么时候开始站在哪里的?”我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向他询问起来。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上帝,请你们一起保佑我吧,保佑他刚才没有看见我那种可笑的样子。
“我刚来。”
他刚一说完,另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她可真够迟钝的,我站在哪里好一阵子了她都没有发现,而且还想疯子一样在那里做着奇怪的动作,害得我都不好意思开口跟她说话。】
他看见了,他居然全部看见了?我不活了!呜呜呜……我使劲咬着被子,欲哭无泪。
“还有事吗?没事我先下去了。”
留下这句话,木王一就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了。然而,那如噩梦般可怕的声音却不断朝我袭来。
【看来她刚才是在和喜欢的男生聊电话,呵呵呵……好傻哦,谁会喜欢她那种女生啊,她太自作多情了吧?】
我攥紧拳头在被子上狠狠地砸了两拳。
我自作多情怎么了?跟他有什么关系!如果我现在手里有一把刀,一定冲上去砍了他的脑袋!
可恶!木王一,你等着,我一定会报仇的,一定会!
然而我所谓的“报仇”,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而木王一对我的折磨却还一如既往地进行着……
比如说,午餐的时候,恶魔一样的声音却再次一如既往地进行着……
【有人会喜欢她这种性格的女生吗?动不动就喜欢发脾气。瞧她吃饭的样子,嘴角还有饭粒,哪里像小茜,,连吃饭的时候都那么可爱。】
我的筷子一下子顿住了。
嘴角有饭粒?不会吧,我居然又在他的面前出洋相……
我克制着自己的怒火,慢慢收回了筷子,接着才装着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脸。老天,我的嘴角竟然真的有饭粒……可恶,饭粒就饭粒啊,木王一你不好好吃饭,盯着我的嘴角干什么!我在心里大声地诅咒着木王一这个该死的家伙,同时还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继续闷头吃饭。我忍,我忍!我是无敌忍者——我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可是却不由自主地死死盯着他的脸。
【啊,就是这样的,她最喜欢这样瞪着别人看,恨不得咬吧人生吞活剥。既然她那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留在这个地方?还不如搬去别的地方好了。】
他以为我想吗?还不都是nt安排的。我可是一秒钟也不想多待在这个地方,哼!
我撇撇嘴,继续埋头吃饭。
【要是小茜在这里就不会这么无趣了,跟小茜在一起心情就很好,可是一见到这个小多我就浑身不得劲,而且一整天都会很倒霉,我还是远离她比较好。】
没错,这正好是我所希望的。如果能够不见面,那我真的要说一句阿弥陀佛了!
我赞同地点点头,没想到我点头点得开心的时候,木王一又开始了碎碎念。
【她在想什么啊?吃饭的时候还在那里摇头晃脑。她就不能看上去正常一点吗?也不怕吓到别人。唉,她还想要当护士,在那之前,应该把自己的脑子治好才行吧!】
什么?他也太过分了吧!这分明是对我赤裸裸的侮辱!他才不是正常人吧?治脑子的一个是他才对!
呼……呼……忍不下去了!
我啪的一声将筷子摔在桌子上,站起来,咬牙切齿地对着木王一说:“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
后面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个温柔的声音及时打断了我的话。
“小多,你想喝汤吗?”木阿姨拿过我的问,替我盛了一碗海鲜浓汤,“喝点汤对皮肤很好哦,特别是这汤里面的冬瓜,可以消除火气呢。”
背对着木王一,木阿姨使劲地朝我使眼色。
我知道,我知道,我明白她的意识,现在不能冲动,否则就会暴露秘密。可是木王一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嘛!我委屈地看了一样木阿姨,最后不太甘心地坐下了。
【吓我一跳,刚才还以为她要杀人呢原来是想要我妈妈帮她盛汤啊……不过,她的态度怎么那么恶劣?她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
“喂,你至少应该跟妈妈说声谢谢吧?”他用手指指了指我的碗。
我才懒得理他,送他一个白眼,然后向木阿姨道谢。
“谢谢阿姨。”
“不用谢,不用谢,到这里来就别客气了。”木阿姨忽然转过头对木王一说,“王一啊,小多刚来这里不太习惯,你可要好好照顾她一点哦。”
【是这样吗?因为离开了自己的家,所以她看上去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可是这样无缘无故给别人脸色看,谁敢去照顾她啊。】
“哦。”和他心里想的相反,他竟然点了点头。
我当然知道,他完全是在敷衍,谁会相信他会那么好心照顾我啊,毕竟他心里的实话都清清楚楚地被我听见了,所以我根本不会把他的这个“哦”字理解成同意的意思。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没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转身进了厨房。我立刻大吐一口气。好了,我总算能安安静静地吃早饭了。
“他还真是不可爱呢。”趁他进厨房的时候,我无奈地看了一眼木阿姨,小声抱怨着。
木阿姨轻笑着说:“你啊,是还没了解他。”
了解他?算了,我才没那个兴趣呢,我不屑地撇了撇嘴巴。我只想快点完成这个角色扮演,然后回到现实中去,到时候我就可以彻底地从这个悲惨的境地逃脱了。
【唉,这个真的要给她吗?“】
没多久木王一就从厨房出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盒子。从他的心话来看,那个盒子好像是要给我的,只是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那?
【本来想留着送给小茜的,不过……我实在不想再看她发火的愚蠢的样子了,还是送给她好了。】
我再一次抓紧了筷子,可恶,为什么这筷子不是木王一。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把他抓得哇哇大叫了!哼,什么东西啊?谁稀罕!就留着送给小茜呗,我才不要呢。我埋头喝汤,不打算理会他。
“喂,这个是给你的。”
一个包装喊漂亮的盒子被放在了我的面前。我转过头没有看木王一,而是装作不屑的样子问:“这是什么?”
“巧克力。”他一边轻描淡述地说着,一边把巧克力塞进我的手中。
【这可是我托别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哼,算是便宜这丫头了。女孩子收到这样的东西应该都会感到开心吧?】
咦?我没有听错吧?他说,他特意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给了我?而且,目的是为了让我开心?我,我真的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我的耳朵了!我绝对是听错了!想木王一这种又(额……这两个字实在的是打不出来)又冷血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对他一个不喜欢的女孩子这么好?
我意外地看着他,本来想问他为什么要送我巧克力,但是,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别误会,我只是不喜欢吃甜食才给你的。”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困扰,木王一连忙解释。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不敢跟我对视,而是拿起旁边的背包走向门口。
“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追来吧。妈妈再见。”
“嗯,慢走。”木阿姨亲自把木王一送到门口,不舍地对他挥挥手,目送他离开后才回来。
着母子两的感情还真好呢!
看着这温馨的一刻,我有些黯然地垂下了眼帘,心里羡慕不已。我也曾经有过那样美好的生活,事到如今,全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狐疑而已。内心的惆胀让我突然变得心烦意乱起来。
唉,现在想那些干什么,我要打起精神应付木王一才行!不能分心,不能分心!
“木阿姨,我也走了。”迅速调整好情绪,我拿起背包准备出门。看了一眼桌上的巧克力,我还是将它塞进了背包里。
既然是哪个家伙给的,不要白不要!
“呵呵,其实那孩子没你想象中那么糟糕吧?”木阿姨指了指我的背包,“他也有体贴的时候哦。”
体贴?这个词怎么像也跟他不沾边好吧!
“才……才不是呢。”我顽固地表示,“他的嘴巴那么恶毒,哪里体贴了?”
“是吗?”
木阿姨神秘的笑了一下,我的脸不禁微微一红。
本来就是嘛,我才没有认为他体贴呢!没有额米有,绝对没有!他送我这盒巧克力只是对我生气的样子感到厌恶而已。
可是……也说不通呀,他明明想把巧克力送给可爱的小茜,为什么要送给我呢?没有这个必要吧?难道……他真的想让我开心吗?他真是出于一片好心吗?
想到这里,突然感到一股暖流轻轻地从我的心头流过。
“小多,你在想什么呢?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木阿姨的声音让我回了神。
哎呀,我怎么又在胡思乱想了?真实的,我最近是不是太寂寞了才会这样。
“那个……我……走了,再见!”
大冒险噢嘛呢哦,担心被木阿姨察觉我异样的情绪,我慌张的跑出了旅馆。
在路上,我打开了那盒巧克力,放一颗在嘴里,甜甜的味道顿时让心情好了起来。好吧,这盒巧克力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功效的。
我难得地感到了一丝轻松,至少在这一刻,我暂时忘记了那些烦恼,一路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医院。
“你好,我是小多,今天开始在这里实习,请问木王一医生的办公室在哪里?”我向一名在咨询台整理病人资料的美女护士问道。
美女护士抬起头来惊讶的看我,说:“哦,你就是小多啊。你好,我是这里的护士长,我叫余琴。”
“你好,护士长。”我礼貌的冲他笑了笑。
“呵呵,不用客气,咱们都是在演戏呢。”护士长冲我眨眨眼,接着同情的说,“听院长说你是在木王一身边实习吧?可要辛苦你咯。”
我只好苦笑一下,说:“没事没事。”
辛苦也没办法啊,只能忍耐了,谁叫我那么命苦呢,呜呜呜……
“那你跟我去领护士服,然后就可以上战场了。”
“呵呵……是啊,战场……”我忐忑不安的摸了摸脑袋,颓然的跟在了护士长身后。
看来我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我对护理知识一窍不通,等会儿该怎么应对木王一呢?他会不会看出什么破绽啊?
我悬着一颗心换好了衣服,然后来到了木王一办公室的门口。我深吸一口气正要敲门,只听哐啷一声,门被人用力推开了,一下子撞在了我的鼻子上。
好痛!搞什么啊!
我痛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捂住被撞疼的鼻子,眼睁睁的瞪着“罪魁祸首”从里面冲出来,仔细一瞧,果然,又是木王一,我的冤家对头。
他干吗突然冲出来?吃错药了?我愤愤的瞪着他。我就知道,跟他在一起没什么好事!看吧,一大早我就受伤了
“喂,你没长……”眼睛啊!
“你怎么才来?快跟我过来。”
不等我抱怨,他对我说完就径直奔向了电梯。我不明所以的愣在原地看着他,奇怪,他那么着急是要去什么地方呢?为什么要我跟他去啊?
“你还愣在着干什么?快进来啊。”他站在电梯里催促我。
他说:“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车祸,一人当场死亡,两人受了重伤,急救科人手不够,让我去帮忙。”
“叫你去帮忙……你干嘛叫上我啊?”
神啊,我对护理知识可是一窍不通啊!当然,这一点不能让他知道,要不然我的身份可就暴露了。
听到我的话,木王一不高兴地瞪了我一眼:“你忘记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了?虽然我以为以你的能力的确也帮不上什么忙……”
瞧他一脸的不屑,简直把我看遍了嘛!被谁瞧不起也不能被他瞧不起!
“谁,谁说我帮不上忙的?”我不服气的抬起下巴,“我在以前的学校可是优等生呢。喂,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优等生吗?”
【呵呵,她是优等生?骗谁呢。】
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说道:“好啊,一会儿就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个优等生的本事好了。”
电梯一停,他就急匆匆的飞奔而去。我气得直跺脚,对着他的背影喊:“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本事的!”
可是很快我就后悔了。当我赶到急救室,一下子被这真实的血腥场面给吓出了一身冷汗——两个男子躺在病床上,满身鲜血。
原本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这种场面的我,顿时心虚得想要逃跑。
“喂,别在那里发愣!快把纱布给我!”木王一冲着我吼。
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为了不让木王一产生怀疑,我必须镇定,然而我拿着纱布的手却在不停地发抖。
【她在搞什么啊?动作那么慢。】
木王一一边抱怨地瞪着我,一边开始对伤者采取急救措施。
“剪刀!剪刀!”
我连忙转身去盘子里拿着剪刀,可是一紧张,我竟然把装有器械的盘子碰翻了。剪刀、手术刀之类的东西哗啦哗啦全掉在了地上,在沉闷的急救室里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于是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停下来,埋怨地看着我。我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完蛋了,我闯祸了,怎么办?
我哭丧着脸,急忙蹲下身捡那些东西。
【她这个笨蛋,这种时候在干什么?】
木王一抬头来看着我,叹息一声,说:“你要是帮不了忙就出去吧,别在这里添乱。”?
什么嘛,人家只不过是太紧张而已,干嘛那么凶巴巴的、、、、本来我也没有过急救的经验,出错是很正常的啊!
走就走,谁稀罕待在这里呀!
我只好郁闷地走出急救室,背靠着墙蹲在地上画圈圈。
我又不是天才,怎么可能第一次做急救就很镇定呢。我是个女孩子好不好,看见那种场面肯定会怕呀,一点也不体谅人家。
在急救室外面等了十分钟,那两名伤员才被推入手术室。木王一走出来,看也不看我一眼,径直走向旁边的电梯。我只好厚着脸皮追上去,谁让我是他的实习生呢。
“喂,你等等我!”
眼看电梯门快要关上了,他冷眼瞧着我站在电梯外,只是轻轻扯了扯嘴角,丝毫不理会我。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关上了。
【哼,谁要等她这个只会闯祸的笨蛋。】
“木王一,你这个混蛋!”我站在电梯外,冲着冰冷的电梯门大叫。
经历了早上的意外事件之后,木王一就没给我什么好脸色看,还一直在心里“笨蛋、笨蛋”的说着我,我真想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我觉得再这样忍下去,我非得忍出内伤来不可(省略号)
“请13号病人进来。”我对门外喊。
看见走廊上还排着那么多人,我泄气地耷拉着脑袋。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班啊。现在的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没一会儿,一个光头男人拿着片子走了进来,在木王一对面的位子坐下。
“木医生,这是你之前让我去拍的。”
“好的。”
木王一接过那张片子,抿着嘴巴认真研究起来。他认真工作的样子其实蛮可爱的
呸呸呸,可爱?我怎么会觉得他可爱呢?我是不是脑子坏了!他这种人根本和可爱不沾边!
【不好,这里怎么会有阴影呢】
木王一不经意冒出来的心话让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光头男人脸色苍白地看着木王一,结结巴巴地问:“木木医生,我没什么事吧?”
木王一没有回答,然而脑子里却在不停得思考者。
【这似乎是肿瘤啊,如果是恶性肿瘤,那就糟糕了】
喂,他这样不经大脑得判断,病人可要怎么办呢?我差一点就出声制止木王一了,可是话到嘴边却被我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
不行不行,我必须忍住,不然就要穿帮了!
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内心的冲动,我同情地看了一眼光头男人,他已然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那个木医生,我我的身体到底怎么样啊?”
木王一轻叹了一声,依旧没有回答。
【等一下这个阴影的形状好像有点奇怪,怎么会是长方形呢?】
木王一愣了一下,问:“你拍片子的时候是不是把什么东西放在身上了?”
光头男人仔细得想了一下,拍了一下脑门说:“噢,是的是的,我好像把打火机放在胸前的口袋里了!”
木王一微微一笑:“那就对了。你看,这里有一个阴影,看见了吗?呵呵,原来是打火机。”
光头男人喜极而泣:“我当时太不小心了,我还以为自己患了癌症呢。”
【奇怪,我之前没告诉他这张片子上有阴影,他怎么会怀疑自己患了癌症呢?】
木王一困惑地看了一眼片子,又狐疑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光头男人。
光头男人和我都是一愣。不好,木王一产生怀疑了。
幸好那个光头男人立刻镇定下来,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唉,我之前拜托一个做医生的亲戚看了看这个片子,结果他跟我说我得了癌症,我一直忐忑不安的,现在好了,木医生,谢谢你了。”
【原来是这样。】
木王一微微点头,说:“没事没事,不用担心了。”
“谢谢木医生啊,谢谢你!”
光头男人感激涕零的离开了。我也随即松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好险,差一点就露陷了。
“你又发什么呆?快去叫下一个病人进来。”木王一不满地催促我。
“哦。”
【她的特长难道就是发呆?】身后传来了木王一的声音。
就是,我就是喜欢发呆,怎么样呢。我背对着木王一做了一个鬼脸,这次走出病房。
“请14号病人进来。”
14号病人是一位老奶奶,木王看了一眼老奶奶递过去的片子,便说:“奶奶,您这是骨质增生,没事,只要做个小手术就行了。”
“做手术啊……”老奶奶为难地说,“我这把年纪了,做手术不会有危险吗?”
“您放心,只是个小手术,把这块多余的骨头取下来,您的腿就不会痛了。”木王一安慰道。
“那……好吧。”老奶奶想了一下,“那什么时候能做手术呢?”
木王一说:“今天晚上就行。”然后看我一眼,“你负责准备一下。”
“我?”我用食指指向自己,不敢相信地问。
“没错。”木王一轻笑一下,“怎么?你害怕吗?”
“我……才不怕呢!”我嘴硬地回答。
“那到时候就麻烦你帮忙了,现在你先去联络一下手术室。”
不会吧?真的要做手术吗?我根本什么都不会,万一有惹麻烦的怎么办?但是现在不答应,他一定又会嘲笑我的!
烦死了!烦死了!我该怎么做才好呢?还是跟他坦白吧——其实我很害怕,我什么也不会……
我无精打采的度过了整整一个上午,吃了午饭,我一直纠结着要不要找个借口缺席晚上的手术。可是该找什么借口呢?跟他说我生病了?不行不行,他是医生,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病没病,说不准他还会认为我脑子有病呢。
那么跟他说我晕血?不行不行,晕血还当什么护士啊!我真是笨死了,连撒谎都不会。
唉,找不到借口,这可怎么办呢?
我脚步沉重的走向木王一的办公室,意外地,在走廊上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在跟木王一说着什么,木王一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好像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我一时好奇,悄悄地朝他们靠了过去。
“王一,晚上的手术你就不用去了,我已经安排了周医生,你就好好休息吧。”那个男人像是医院领导,公事公办地说。
咦?不用做手术了?太好了!我大喜,没想到自己的运气那么好,竟然逃过一劫。呼呼呼,看来不用那么头疼得想那些借口了。
“为什么,院长?我觉得我能胜任这个手术。”木王一一看上去并不想就此放弃,还在据理力争。
“唉,王一,你还缺乏经验,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你还需要慢慢学习。”
【为什么总是说我需要学习?为什么不让我进行实际操作?我到底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
看样子,木王一很难过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难过的样子,我竟然有点同情他了。其实,他应该不是缺乏经验,而是因为他的特殊能力如果在手术过程中让病人听见他的话,病人估计会吓晕过去,还怎么进行手术呢?
但是没有人敢告诉他这个真实的原因。
【是不是不管我怎样努力都不能去做手术?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知道了,院长。我会继续努力的。”木王一虽然无法接受院长的决定,可是却一脸平静的样子,如果不是了解他心里的想法,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变化。
院长沉默地点点头,无言地离去了。
木王一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院长离去,奇怪的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在心里说话,许久之后,才低着头转身进了办公室。
一下午,他都在走神,给病人看病也是心不在焉的,有时地会传来他泄气的想法。
【我是不是不适合做医生呢?我干脆还是放弃算了】
【已经学医那么多年了,一点进步都没有,我果然是不适合做医生啊。】
听着他的心里话,我差一点忍不住告诉他,其实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可是把真实原因告诉他,他不是就知道真相了吗?
哎呀,真是头疼啊!不过我干嘛那么在意他呢?她伤心管我什么事呀!
但他真的好可怜哦。
我就这样纠结地挨到了下班。回家的路上,木王一依旧提不起精神来,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看着他那么伤心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如果不说点什么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了。
“那个其实你不用那么在意的。”我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选择合适的措词。
“你听见我中午跟院长的对话了?”他皱起眉头,眼神凌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我只是恰好……听到了而已。”我心虚的解释着。
“所以呢?”他冷着一张脸。
“所以……”我慌乱起来,说话也语无伦次了,“我……我只是跟你说……让你别在意别人的话……别人的话都是屁话,你就当他放屁好了,呵呵……”
哎呀,糟了,我在说什么呀?什么屁话不屁话的?他一定又会觉得我粗鲁了。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呀!
【她是在担心我吗?】
木王一愣了愣,忽的转过头去。
“我没你想象中那么脆弱,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这个笨蛋原来还会担心人呢。虽然说的没什么水平,不过……还挺可爱的。】
他居然说我可爱?我没听错吧?我略感诧异地看着他。
只是表面上他依然对我不冷不热的:“好了,快走吧,累了一天,我肚子饿了。”
【除了妈妈,还是第一次有人关心我呢。谢谢你,小多。】
口是心非的家伙!明明心里很开心呢……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说谢谢呢?可能装酷是男生的本**。
不过,让我觉得惊讶的是,当我听到他的真心话后,我的心里竟然喜滋滋的。其实仔细一想呢,这个木王一挺善良的,他虽然表里不一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为了别人着想。想到这里,这个一直让我很不爽的人,在我眼里也稍微变得顺眼一些了。
“那个……其实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快到家的时候,木王一不好意思的说。
“你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可能是我此时同情心泛滥。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是这样的。这个周末,我约了小茜过来,我……想跟她表白。可是我担心跟小茜单独在一起会尴尬,你……能不能陪我去?”
“我?”我意外地瞪大了眼睛。
他怎么会找我呢?小茜。小茜不就是他一直在心里念叨的那个名字吗?自从来到虚拟城市,我已经从木王一的心里听到过几千次这个名字了。这个城市里的人恐怕会不知道别的,但是一说到木王一暗恋的人,估计所有人都会知道是谁。不过,既然是他暗恋的人,为什么他要找我帮忙啊?我诧异地看着他。
“那个……”他担忧的对上了我的视线,“不行吗?”
【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了……要是她不答应,我该找谁呢?】
啊,对了对了,因为他那特殊的能力,大家都不愿意接近她呢,更不要说会有什么朋友了。真的好可怜他,一个真心朋友都没有。恐怕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小茜,当听到他的心事的时候,大家立刻就退避三舍了。毕竟,没有人会想要跟有着心话能力的人交朋友。
“没问题,我那天反正没事。”我笑嘻嘻地说。
“谢谢。”木王一很小声的说。
他跟我说谢谢了?啊?我夸张地掏了掏耳朵,我竟然听到了木王一对我说“谢谢”?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奇迹发生啊?
“不……不用谢。”我顿时不自在了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木王一的脸微微有些红了,他连忙转过身,走进了旅馆。
【她看上去笨笨的,偶尔做些奇怪的事,其实内心还是很善良的。】
听着木王一的心话,我站在门口愣住了,不由自主的弯起了嘴角。
来到这个地方之后,第一次觉得木王一这个家伙没那么难相处呢,以后的日子,可能会好一点吧?

第4章 / 共5章
1.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是由5200小说阅读网收集的全本小说,更多请进入“免费小说”。
2.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是由网友上传,属于网友自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3.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共有5章,本章为第4章,更多章节请访问潘多拉的骑士们之时之女王5200。
4.5200小说阅读网为网友提供全本免费小说阅读,是免费小说阅读网,希望大家多支持。


5200小说阅读网 免费小说阅读网 小说阅读网

客服邮箱:49587090@qq.com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5200小说阅读网上的所有免费小说阅读网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5200小说阅读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是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