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师的诅咒
免费小说阅读网 - 免费小说 - 风水师的诅咒免费阅读 - 风水师的诅咒/三两二钱
字体:
护眼
关灯
风水师的诅咒

第34章刘老大(34/456)

风水师的诅咒全文阅读

家里忽然多了一个高人,我的心情却异常的复杂,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该悲哀,有些事情以点串面儿,牵一发而动全身,知道了其中的一点异常,就会联想到很多。

我家人没有一个人可以称之为高人,二叔在这个家庭长大,他的一身让吴一手都惊叹的本事,是这些年学来的,那么,这么多年以来,二叔到底是怎么过的,他又有什么经历?

这些我都在想,但是我并不感觉可怕,我感觉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我哥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不是他找到的二叔,而是二叔找到的他。

而吴一手也说的是,爷爷当时的三支香不正常的燃烧,不是牵挂二叔,而是二叔不回来,他不敢让自己下葬,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纠葛,让我躺在床上想的脑袋都要爆掉。

这还不包括二叔跟吴一手今天打的一些哑谜。说的那些似乎只有他们两个能听懂的话。

我就这样瞎想着,最后想到的,却是刘婷的那张惨白的脸,这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刘婷能够好转过来,哪怕好过来之后的她依旧跟我没有半点的交集,我们就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地平线,我也希望她好好的。

就在这样的朦胧之中,我睡去,再到醒来,我不是自然醒,叫我的人是我老爹,他对我说道:“石墨,赶紧起来吧,老五在外面等着你,说叫你有事儿。”

我对刘老五,那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我对刘婷有兴趣,赶紧穿了衣服起来,刘老五就在我家的客厅里坐着,看到我过来,他并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站了起来道:“石墨,走,跟我进趟城,吴先生说了,去找人救小婷,想着让你跟着。”

本来我家人都在客厅里面呢,听到他这么说之后都看了看我,或许唯一一个波澜不惊的就是我二叔了,他在喝着稀粥,头都没有抬。

这让我搞的很尴尬,我要怎么解释我跟刘家的关系?两家人其实还有仇怨在,我咋就跟他们走的这么近了呢?刘老五也感觉到了尴尬,道:“叔,别误会,吴先生说了,他跟石墨一见如故,是他点名叫的。”

现在很多话我也没办法跟家人去解释,一切只能等到刘婷好了之后再跟家人慢慢的说了,我跟着刘老五出了门,在我家门外,停着刘老五的车。

一出门,刘老五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没有刚才看我的那么陈恳,我上了车,发现吴一手已经坐在了车里。

“怎么回事儿,这是要去哪里,干嘛非要带着我?刚才我家人看我的眼神,搞的跟我是一个大叛徒似的。”我对吴一手道,刘老五的那句话我还是相信的,现在叫上我,绝对不是他的意思,刘老五怎么会把我当回事儿?这肯定是吴一手的原话。

“别看我,这还真不是我的意思,你问老五吧,他清楚。”吴一手耸了耸肩道,这让我一愣,那就奇怪了,刘老五连宋赐福都看不起,说骂就骂,怎么就这么看起我了?

“昨天晚上吴先生回去之后,说要今天见我家老大,他现在在号子里蹲着,我就托了熟人跟他接上了话,他听说了我最近做的事儿,把我骂的狗血喷头的,就说到了再收拾我,还说,一定要带个你家人过去,有些话,只能对你家人说。”刘老五道。

“嗯?我好像没怎么听明白。”我道。

“我更不明白了,见了我家老大再说吧。”刘老五道,最近我家焦头烂额的,但是刘老五又何尝好受?他做这一切,何尝不是为了挽回刘家昔日的辉煌?事情也做了,但是刘家的处境,并没有什么好感,反而更加乱了。

话说到现在,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一路上更是无话,今天去的,就我们三个,刘老五破天荒的没有带马仔,刘家老大的那一句只能对我家人说,搞的这件事儿有点机密的感觉,让气氛都紧张了一些。

刘家老大以前是刘家最牛逼的人物,也是白道关系的顶梁柱,当然,最先倒下的那个也是他,听说是被判了不少年,现在关押在监狱里,监狱并不远,当然,这是相对来说,等我们走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刘家虽然倒台了,但是很多关系还在,我们见刘家老大,并不是传统意义的探监,甚至有点会客的感觉,狱警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办公室,不一会儿,刘家老大就走了过来。

刘家的男的,身形都差不多,农村土豪一样的身材,这刘老大也不愧是当官的,就算今日已经是阶下囚,还是一身官威,让我在他的面前都有点紧张。

“大哥。”刘老五看到刘老大进来眼眶就泛红,在村子里跋扈的刘老五,在他家大哥面前,就跟孩子一般无二。

刘老大坐监,他娘的这的是人比人气死人,他的手里,甚至还夹着雪茄。看起来在监狱里过的很是悠闲,他摆了摆手道:“坐下说。”

“事情跟我昨天晚上跟你说的差不多。这位就是吴先生,这个就是石墨。”刘老五介绍道。

他话还没说完呢,刚才还气定神闲稳坐钓鱼台的刘老五忽然就一个大耳瓜子打了上来,一巴掌把刘老五打的一个趔趄,他还不停,身形虽然臃肿,但是动作连贯,上去又是一脚,直接把刘老五给踹到了办公桌上。

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刘老五,在他家老大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爬起来,擦拭着嘴角的血迹,脸上甚至连不服气都没有。

“你打的是刘老五,同时打的也是我吴某人的脸,不是吗?”我是被刘老大的官威给压的不敢动,吴一手则是没动,他弹了一下烟灰,慢悠悠的说道。

“吴先生,这是家事,不关您的事儿。”刘老五似乎生怕他家老大跟吴一手干起来,赶紧说道。

“所以我不管,你想打,以后再打,但是今天我在,你有气也先忍着。”吴一手说道。

刘家老大叼着雪茄,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道:“吴先生,这事儿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处理的也对,但是老五不该自作聪明,更不该逼死石头爷。”

“这一巴掌,我是替咱爹打你的,你服也不服?”刘老大瞪着刘老五道。

“哥,我只是想救你们。”刘老五道。

刘老大一瞪眼,就还要打,但是他伸了伸手,还是忍住了,他叹口气道:“算了,不怪你,要怪就怪我自己。”

“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刘老五被他自己亲哥打,也没什么不满,走上来问道。

“刘家欠石头爷的,被你这么一整,永远也换不清了。”刘老大捏了捏眼角,眼有些发红。

“哥!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打哑谜了!”刘老五急切的道。

“当年孙先生给石头爷看了那一块坟地,说是后辈能出贵人,那一块坟地是真的,但是你知道,为什么石家这些年一直平淡,而刘家则蒸蒸日上吗?”刘老大问道。

“难道?”刘老五问道。

而我也在瞬间心里惊起惊涛骇浪的,村子里以前一直都有个谣言,说我家坟地的势全被刘家占了,诅咒是让我家受了,这话没人信,难不成刘老大的意思,传言都是真的?

“对,就是这样,刘家这几十年的好光景,都是石头爷送给咱们的,是送,明白吗?”刘老大道,说完,他站了起来,对着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而刘老大接下来的话,让我吃惊,但是在吃惊的同时,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他给了我一把钥匙,打开房间门的钥匙。

当然孙卯给爷爷堪点了那一块坟地之后就驾鹤西去,我爷爷对孙卯是深信不疑,早些时候也说过,刘老五他们的老爹死的早,是他们老娘把兄弟五个拉扯大,刘老五的老爹刘老么,这个名字现在除了刘家人和健在的老人之后很少有人知道。

我爷爷更没有说过,所以如果不是刘老大说,我都不知道,我爷爷跟刘老五他们的老爹刘老么,当年是有着过命的交情的,他们俩到底有什么经历不知道,但是关系绝对是铁的要命。

刘老么死于肺上的病,应该是肺癌。他去世的那一年,家里五个孩子,两间草房,正壮年的刘老么倒下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对于刘家在这个村子的单门独户来说,几乎是天塌了一样的灾难。

那几年,其实我家过的一直不错。

就在刘老么临死前,他给我爷爷下了跪,他求我爷爷,看在孤儿寡母的份上,帮他这一回。我石家没了这风水,还能过,但是刘家如果不能来点转机气运的话,那几乎就有灭顶之灾。

我爷爷没拒绝,也没办法拒绝,刘家的光景爷爷看在眼里。

所以,在那一块可以让我家出贵人的坟地里,在葬下了我家先人的遗骨之后,在那之上,其实葬的是刘家兄弟的老爹,刘老么!现在刘老么的坟地里,其实只葬下了刘老么的衣服而已!

“借你家三十年。三十年后,那时候刘家也不会难过了。”这是爷爷当时对刘老么的原话。

这个消息我家如果出去说的话别人肯定会当成笑话来看,因为这个传言在村子里已经传了很久,但是这话是通过刘老五说的,那可信度就多了,所以我爷爷为了刘老么让出我家坟地的事儿就不胫而走,瞬间引爆村子,真的传出去这个消息之后,就很多马后炮出来了:我就说嘛,刘家忽然就这么厉害,我就说嘛,老石头那么精明的人,他那么喜欢的一块坟地怎么会一点用没有?更有老人开始回忆,要说这老石头跟刘老么的关系,那当年可是真的好真的好。

这也算是在我爷爷死之后,终于给他受的二十多年的委屈正名了。

而这个消息对我家来说,真的是唯有苦笑,有什么用呢?起码目前来说,繁华依旧是刘家的,我家到现在除了出我这个大学生之外不依旧是屁都没有?

就在我们家来了很多人说这个事儿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吴一手发来的:石墨,约一下你二叔,我准备再和他见一面。

“怎么回事?还要请他帮忙才行?”我问道。

“不是,有些事,想找他求证一下。”吴一手道。

我没回信息,说实话,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现在其实是很怕我二叔的,跟他说话的话更是会很尴尬,可是吴一手所托我也不能不去,就找他说了一下,说吴一手想见他一面,二叔没有吃惊,我感觉二叔这个人不管本事到底有多大,起码是真的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只有这样的人,会喜怒不形于色,会在任何时候都斑斓不惊——任他风雨飘摇,任他跌宕起伏,我自岿然不动,我自心若磐石,二叔此时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他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跟我家人告辞回了小院,二叔现在回去,估计大概意思就是想现在见。

我给吴一手发了一个信息,道:“现在去吧,昨晚的那个小院。”

二叔走后,我也跟着找了个理由出去,现在我把自己整的跟做贼似得,当然也真的是,我现在的身份立场一点都不坚定,异常的尴尬,我分不清楚我到底是属于哪一边哪一派的,虽然并不是明显的对立关系。

等我到了独院不久,吴一手就打开门走了进来,看到我二叔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道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表达什么?”

“你难道自己想不到,还是不愿意承认?”二叔反问道。

“看来我想的是对的,刘老大点名要石家的人去,说的话也是故意给石家听的。”吴一手叹气道。

二叔没有说话,默默的坐着。

可是我却蛋疼了,我现在还沉寂在我爷爷平反的气氛当中呢,这忽然说的一句话让我混沌额一下,什么叫故意说给我听的?

“什么意思你这是?”我问吴一手道。

吴一手的脸色并不好看,念叨道:“真的是,连我都被利用了,刘家的这几个兄弟,心挺黑啊!”

“到底怎么了,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着急了,我对刘家老大的印象并不差,更因为见他的时候他说的话我感觉这人很有良心很正直。

“你认为,刘老五要动坟地的话,刘老大会不知道?他们兄弟之间,真的没有联系?别的不说,就看刘老五对刘老大那么怕,动风水改气运的事儿,他会还是敢不跟自己家的老大商量?“吴一手反问我。

“这?!?”我瞬间语塞,这说的也是,他们兄弟俩的关系那么好,刘老五对刘老大,那既是兄长又是父亲的双重身份,他办事,不可能不交流的,刘老大虽然在监狱,但是刘老五想要联系他其实很方便。

“还有,你记不记得那一句话,今天我白天说的,如果按照刘老五的说法,坟地上面的那一条蛇是他们的老爹刘老么,这是刘老五不知情的情况下误杀的话,那么就算是歪打正着,本身气运就是要还你家的,不是吗?”吴一手问我道。

“这倒是。”我道。

“如果真的是歪打正着了,你爷爷会这样吗?你爷爷会拼命拦着,并且到最后还自杀了吗?”吴一手再一次问我道。

“不会。。。。”我只能这么回答。

“那就对了,所以,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切,你爷爷一开始就明白了,在时间到的时候,刘家不准备按照当时的约定还坟地了,但是你爷爷无能为力,所以从那个时候,你爷爷就准备把你眼前的这个二叔叫回来了,一是帮他,二是帮他阻止刘家,这位道友,你说对吗?”吴一手这句话,是对着我二叔说的。

“你很聪明。”二叔说道。

“是刘家的人太自作聪明,以为那个老爷子死了这个秘密就再也没有人提及了,但是没想到,老爷子的死法诡异,让他们现在进退无门。”吴一手道。


第34章 / 共456章
1.风水师的诅咒是由5200小说阅读网收集的全本小说,更多请进入“免费小说”。
2.风水师的诅咒是由网友上传,属于网友自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3.风水师的诅咒共有456章,本章为第34章,更多章节请访问风水师的诅咒5200。
4.5200小说阅读网为网友提供全本免费小说阅读,是免费小说阅读网,希望大家多支持。


5200小说阅读网 免费小说阅读网 小说阅读网

客服邮箱:49587090@qq.com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5200小说阅读网上的所有免费小说阅读网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5200小说阅读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是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