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定爱情岛(下)
免费小说阅读网 - 免费言情小说 - 情定爱情岛(下)免费阅读 - 情定爱情岛(下)/寄秋
字体:
护眼
关灯
情定爱情岛(下)

第二章(2/10)

情定爱情岛(下)全文阅读

相信她是一大错误,现在收回信任来得及吗?
一脸海胆色的卡维尔满嘴酸味,张口又欲呕地扶著主桅,眺望许久不见的陆地,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相信她。
什么叫只慢了一点,飞机白天到,她的自备交通工具晚上一定到,绝对不会比飞机差到哪去。
结果呢!他的狼狈难以形容。
当他第一天看见这艘体积不算小的帆船时,他以为船上有著经验老练的水手或船长掌舵,因此不疑有他的踏出错误的第一步。
谁知一转身,见是他娇小纤细的妻子在拉帆,技巧纯熟地仿佛船身与她结合成一体,迎风展扬地朝著无边海洋前进,破白浪与群鱼竞速。
一种荒谬的情绪让他怔愕不已,原本他应该已坐在伦敦郊区的雷玛娜庄院饮著热呼呼的下午茶,可现在他却置身海中央进退无路。
更可恶的是,她竟然事前没检查过装备足不足,仪器是否正常运作,饮水及存粮够不够两人食用,兴匆匆的一见名为「海鸥号」的帆船就像见到情人一般,迫不及待地抛下正牌老公扛行李,自个一溜烟的钻到船头拉绳。
他觉得自己像鲁宾逊飘流记中的主人翁,足足在海上飘流了十一天,极目望去除了海还是海,完全无法脱离一片蓝色围成的小天地。
对外的通讯系统故障造成难以与外界通话,过期的罐头和面粉勉强能食用,凑合著也是一餐。
很难想像她以前一人独自出航的情景,难吃得叫人难以下咽的食物她吃得津津有味,好像是人间美味一口接一口,不知情的人看到她的吃相,还以为是口味甚佳的法国料理。
不过途中遇到一场暴风雨,冲走了仅剩的食物,最後三天半他们吃的是生鱼片,现捞、现杀、现切片的海中鲜鱼,简直是说不出的折磨。
要不是她一手张罗一切事务,并和他食用一样的食物,他几乎要怀疑她是有心捉弄他,故意将他带到海上求救无门,体验一下与大海搏斗的刺激。
「你的胃还好吧?我看你快不行了。」一声闷笑含著嘴里,蓝喜儿憋得好痛苦。
卡维尔连瞪她都嫌浪费体力。「拜你所赐,下一餐别再让我看到和鱼有关的食物。」
他已经吃到反胃了。
「喔!咱们可怜的渔夫大哥可能会伤心你不吃鱼。」鱼的营养价值高又取之不尽,不吃可惜。
去皮去骨,她当著他的面沾酱生吃一尾秋刀鱼,发出咀嚼声表示好吃得不得了,不懂吃的艺术的人是无法品尝出它的美味。
可是他却不捧场地乾呕好一会,无力地抱头屈身,希望那阵晕眩感早点过去。
不错,他还多了一项令人同情的悲惨遭遇,他会晕船。
而且不是晕个三天就能适应的那一种,从早到晚一共十一天,他也哗啦啦的吐了十一天。
铁打的身体也禁不起如此折腾,他起码掉了三磅左右的肉,脸上多了中国国宝的黑眼圈,看来颇有仙风道骨的架式。
至少在他没良心的老婆眼中,晒黑一身肌肉的他比以往更有型,更叫她著迷不已,西方人特有的白里透红肤色对她而言,是属於不健康的。
「老婆,你可以停止你的消遣了吗?我保证上岸的第一件事绝不肢解你。」顶多剖开她的脑壳,换颗正常大脑。
眨动长又密的黑色羽睫,蓝喜儿同情地递给他所剩无几的水。「你应该多做些室外运动,你的体力比女人还差。」
「是吗?本来我该坐在头等舱等人服务热汤美食,而我却愚蠢地相信你。」他的要求不高,只要给他一杯热咖啡。
「既来之则安之。你抱怨再多有何用?谁叫你太努力赚钱了,忘了健康最重要。」瞧她不是一点事也没有。
轻哼一声,他只沾湿唇未一口饮尽瓶中水。「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为我上了一课?」
「不客气……」吼!生气了。「呃!你不会真怪我吧?」
她并未强迫他上船,是她开船时他自个没及时下船,因此错不在她,至少她还把她的食物分给他,亲自在浪高数尺的海里捕捉鱼虾填他的肚子呢!
没想到陆上呼风唤雨的一头雄狮无所不能,傲视群雄的站在世界顶端睥睨足下的臣子,可到了海上却成了无胃生物,站都站不稳地要人伺候。
是她太高估他的能耐,把一头牛往水里扔它自然往下沉,岂有浮在水面的道理。
「怪!怪你不该无视自己的安危,一个女孩子独身驾著帆船在海上旅行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光凭想像他就为她提心吊瞻。
海的广大无情他亲眼目睹过,时而风平浪静,如安静的修女不发一言独坐冥思,时而浪掀丈高狂风怒吼,力拔山河般要毁灭世界。
海鸥号在近海处逛逛算是艘大船,闲来当休闲游戏倒是无妨,至少有危急情况发生时尚来得及救援。
可是航行在仿佛无尽头的大海中,它只是沧海之一粟,渺小得叫人无从在一片蔚蓝里窥其一点航迹,甚至是一头座头鲸都有可能撞翻它。
以前的愚勇他来不及阻止,从现在起若没有他的同意,她休想再一个人上船,即使她拥有十年以上的航海经验,照样没得商量。
暗自好笑的蓝喜儿拍拍卡维尔的背,看能不能让他好过些。「以後我会小心点,你尽管放宽心。」
「还有以後?」瞪大了眼,他考虑要不要先毒打她一顿,教教她人心的险恶。
「我是说以後绝不会冲动行事,一定以你的意见为意见不乱跑。」男人像孩子,需要人哄的。
以她对男人的了解来说,女人的顺从可以满足他们大男人心态的虚荣,嘴巴甜一点肯定有益无害,捧得他晕陶陶地自然气消。
虽然不一定做得到,对方听来也舒服,明知她蜜里藏苦汁照吞不误,气在嘴上可心里早已一团和气。
「为什么我觉得再度相信你会显得更加愚昧。」心已软化却不肯轻饶她的卡维尔没好气的道。
「那是因为你生性多疑,连善良如我的老婆都列入怀疑对象。」她真的没骗他,只是彼此认知上的差异。
早一天到和晚十一天到有什么关系,反正迟早会到,目标不变,伦敦雾城不会因此长脚走开,随时都能和它道句:哈罗!
远方的黑色陆地正是欧洲大陆,绕过英吉利海峡前往北海只需三百海哩行程,伦敦泰晤士河的出海口不就在前方,还怕夜路茫茫吗?
不敢保证次次出海都能有惊无险的平安归来,但起码她不曾出过事,运气好得有如神助,所以他的担心是不必要,生死早由天注定。
说不定她哪天走在街上看小丑表演,一架失控的民航机掉下来,她想逃都无处可逃,倒楣的成为罹难名单之一。
「老婆,你确定你值得信任吗?」善良不代表值得信任,两者画不上等号。
善良的人同样有半颗邪恶的心。
她该不该为自己受到的羞辱提出抗议?「到目前为止你仍四肢健全未葬身鱼腹,我想我还不致太糟吧?」
生硬的瞪了她一眼,面对那双明亮大眼的卡维尔实在无法对她生气,她的表情真诚、十分无辜,好像都是他自己的错。
她真的很好,好得令人嫉妒。
瞧他虚弱的几乎站不住脚,胃里的食物吐得只剩下胆汁,满口苦涩直往鼻腔冲去,简直苦不堪言。
而她呢,陆上生龙活虎不知累,赤著脚跑遍全岛不见她埋怨过什么,上了船依旧朝气十足,精神抖擞的拉帆掌舵,固定绳索,开心得好像回到家。
两人一比照就显得他特别糟糕,一个面色红润整日笑逐颜开,一个脸色发青抱著船沿狂吐,想来真是不平衡到极点。
「哎呀!你别沮丧了,明天的太阳还是会由东边升起,不用担心再也见不著。」乐观的人永远看见希望。
「蓝、喜、儿——」很想不生气,可是……她未免太兴奋了一点。
像在幸灾乐祸。
她依然笑咪咪地朝一群海豚挥手。「你要不要来点哇沙米,这里还有一片旗鱼肉。」
「老、婆……」他还吃得下吗?
「多吃点才有气力上岸,你不想我扶著你走上码头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夫妻嘛!是该牵手走过一生。
无忧无虑的蓝喜儿从不让烦恼找上她,看得透、看得远,不去想明天是否刮风下雨,今日暖洋洋的灿烂阳光就是她最大收获。
反正烦恼的事就让爱烦恼的人去烦恼,无事一身轻的人最快乐,天塌下来由她老公去扛,她会拿支小旗子在一旁加油呐喊。
两颊略微瘦削的卡维尔哭笑不得,有妻如此也算是一种幸运吧!他自嘲的想著。「我能问我几时能脚踏实地吗?」
他太怀念蓝与白以外的颜色,包括他最厌恶的小灰鼠。
「以目测距离大概是两小时,实际上顺利的话……」食指沾沾口水测风向,她专家似的断定。「风很合作,一个小时。」
「是吗?」怎么他看起来近在眼前。
没航行经验的人往往会错判海与陆地的距离,不平静的波浪忽高忽低,加上潮流的缘故,使得前进的船只增加不少阻力,海面的折射会让人以为目的地近在咫尺。
其实,还远得很呢!
「放心啦!我和码头上的朋友联络过了,他们会列队欢迎你的大驾光临。」她开玩笑地张开双臂,像要拥抱伦敦。
「嗯!你和码头上的朋友联络过……」联络!?她……「记得有人告诉我通讯系统故障了。」
看著卡维尔一张黑得吓人的厉脸,蓝喜儿笑得不自然地往後退一步。「呃!是坏了嘛,後来我一脚踢好了它。」
「真神勇呀!老婆,我能问是几时的事吗?」最好给他一个不需要杀妻的理由。
「呵呵……这……是……呃!没几天前的事……」喔噢!她可能得弃船逃生了。
她没看过他有这么难看的脸色,好像被一桶狗屎当头淋下,而屎中还有一只挣扎不休的小狗。
「给我一个从一到十的数字,不要让我等。」由他来决定该不该将绳索往她纤细的颈项一套。
他很有风度,一定会给她机会减刑,如果她诚实以待不赖皮。
「七……」七的发音像嘶,她的嘴形要开不开。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逼。」他的神情宽容,但是略带阴沉。
要命,她现在说实话会不会被打死?「做人别那么认真嘛!上岸第一件事你想先做什么?」
说她的胆委缩了吧!大脑也跟著打上三个死结,面对他的怒颜质询还真的有几分心虚,不太想据实以告。
太过正经的人通常没什么幽默感,而他是其中之最,一旦得罪了可是惊天动地,自律律人的毛病波及他周遭的人、事、物。
最近的枕边人是首当其冲,谁叫她刚好是拿火把引火的主谋。
「杀人。」
脖子一缩,她笑得十分慌张。「有话好好说,没什么事是不能沟通。」
以她的体力应该能游上一个小时吧!她突然发现海岸线很迷人。
「喜儿!」他严厉一视。
唉!她等死好了。「你别凶嘛!我承认有点小卑鄙,『忘了』告诉你通讯系统已经修好了七天,你判我十个死刑。」
她一副必死无疑的表情叫人莞然,硬是摆出一张臭脸的卡维尔伸手将她拉入怀中,两眼冷戾地恶视她,像要成全她的高举起手。
不过落下的地点是她被海风吹乱的发,慢条斯理的搓著她渗盐的头皮,不发一语的重复手的动作,让她心惊不已的猜测他几时要下手。
等待,有时比引颈就死更骇人。
因为恐惧会产生阴影,影一生则心不定,魔会趁隙而入掌控人心,原来的勇气将遭鲸吞蚕食,最後自己吓死自己。
皮肉的疼痛并非真正的严刑,最令人惶恐不安的是等待的过程,紧绷的神经不知何时才能获得解脱。
「卡维尔……」她一脸可怜兮兮的望著他,像是等候责罚的小女孩嗫嚅著。
「你不会以为我舍得动手打你吧?」眼角微露一丝笑意,卡维尔无可奈何地凝视著她。
「谁晓得,你反覆无常……哎!你咬我。」吸血鬼才咬人脖子。
「到了伦敦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一样的纵容你。」他已经开始为她担心了。
英国的社交圈比蝎子还毒,他真怕生性散漫的她适应不了。
乐天又好动的蓝喜儿轻轻眨动她美丽蝶睫,神情俏皮的说:「有你这座稳当可靠的山好靠,我还需要防备什么吗?」
「你喔!老是漫不经心,叫我怎么放得下心。」她的个性太散了,容易吃亏。
「你呀!就是想得太多,自寻烦恼,船到码头自靠岸。」起雾了,美丽的城市。
嗄!?「什么码头?」
脚下颠了一下,来不及回头的麦提斯子爵没能捉牢船桅,碰撞声才刚一响起,整个身体弹出船外,笔直的以倒栽葱方式落海。
噗通!
好大的水花溅上甲板,渔人们笑声连连的伸出援手。
愣了一下的迷人女郎微微愕然,接著朝要爬上岸的丈夫行了个顽皮的脱帽礼。
「欢迎来到伦敦呀!先生,相信你将有一段永难忘怀的绮丽之旅。」
*******
此时,第一颗星子刚由北方升起。
冷清的雷玛娜庄院亮起第一盏灯。
「几点了?」
「五点五十七分,夫人。」
「该上晚膳了吧!」
「是的,夫人,厨房已经在准备了。」
「还没回来吗?」
「应该快了,夫人。」
年过半百的老妇恭敬的服侍雍容华贵的女主人,一边熟练的添加适量奶精一边恭敬的回答,适时地送上一杯伯爵奶茶让她温温手。
她在雷玛娜庄院工作了快四十年,当年是陪同美丽的女主人嫁入夫家,未曾和人有过婚姻关系,单身至今,仍为她的女主人葛丽丝夫人服务著。
主仆两人都来自苏格兰高地,拥有苏格兰人天生的骄傲和坚忍,强悍得叫人不敢轻觑。
在英国,葛丽丝夫人是旧传统的代表,只要她认同的淑女便能在上流社会中获得尊敬,没人敢质疑她的权威性,包括英国女王。
高高在上的她受尽世人的推崇,与女王平起平坐,可是她却是个不快乐的女人。
十六岁被迫离开她挚爱的家园,遵从女王命令下嫁麦提斯伯爵消弭分歧,当时的她虽然百般不情愿也由不得她反抗,她的族人太贫穷了,需要女王的帮助。
当时她已经有了心爱的男人,但是为了家族的存亡她必须有所牺牲,忍受著对英格兰一切的不适应,暗自咬牙硬撑。
她不爱她的丈夫也不爱她的儿子,在她看来他们都是加害她的凶手,逼使她一辈子得不到幸福,因此她无法去付出感情。
三十几年来她冷漠的维持自己的尊严,不向任何人示好,假装不在乎丈夫的背叛,任由他带著各任的情妇四处亮相,无视她的存在。
婚姻只剩下一个空壳,没人看见她的孤寂落寞,陪伴她的是冰冷的床和一位老女仆。
人一上了年纪难免会缅怀过去,当年高地上的少女已步入中年,掺杂的一、两根银丝似在诉说她的寂寞,而美丽终究会老去。
她开始思考失去了什么?
丈夫的心她不想挽回,即使她仍保有动人娇媚的容貌,不爱的男人她怎么也动不了心,就随他留连在一张张温暖的床吧!她给不了他爱情。
但是她却想拉回形同陌路的儿子,那是她受了十月怀胎之苦所孕育出的骨血,她有权拥有。
「罗兰,去看看他回来了吗?」她用的是「他」而不是他们,可见她打心里排斥新加入的成员。
「是的,夫人。」
有条不紊的罗兰拉挺微倒的衣领,不疾不徐的走向窗边看了一眼,随即一无表情地答覆她的女主人。
「还没回来吗?不是说傍晚时分会到。」现在都什么时候,拖拖拉拉地叫她一人空等。
十一天前就该回来了,真不知他在忙些什么,母亲的招唤居然敢延迟,他越来越不尊重她了。
「夫人,现在刚过六点,爵爷应该快到了。」以他守时的好教养应当不敢迟到,他一向自律甚严。
「迟了就是迟了没有第二种解释,他似乎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入眼中。」葛丽丝不免恼怒的发起脾气。
「夫人言重了,爵爷十分敬重你。」低声下气的罗兰好言安抚著。
「如果满分是一百,你认为十分够吗?」葛丽丝大为不快地挑起她的语病。
「夫人……」呐呐著不知该如何回应,罗兰的神情是苦恼的。
挑剔的葛丽丝不耐烦地扬扬手。「算了,算了,干么为难个下人。」
「谢谢夫人。」她松了一口气,但表情不见喜悦。
长期服侍不快乐的女主人,久而久之她也忘了快乐为何物,柔软的脸皮逐渐僵硬,笑容由脸上消失,她变成一个不快乐的下人。
她在这个家等於管家,所有的仆从佣工都得看她脸色行事,地位仅次於几位主人。
「你猜他为什么事耽搁了?」看看壁炉旁的老吊钟,葛丽丝再一次恼火。
她不喜欢等待。
「也许雾太浓,老麦特的车不敢开太快。」入秋的雾来得早些。
「是吗?」她还是不高兴地看了窗外一眼。「会不会是那个野人耽误了他。」
伺候了她快半辈子了,罗兰怎会不明白她口中的野人是指谁。「爵爷不会为了少夫人而误了你的晚餐。」
「不许叫她少夫人,这个家只有一位夫人。」她不承认那个女人的身份。
不知名小岛的土著不配入她高贵人家的门,这个婚姻不成立,她会为他找一位更适当的人选传承子嗣,绝不让不正的污血弄脏了麦提靳家族。
「是的,夫人。」她没资格多言,只有服从。
罗兰的忠心可由她终身不嫁来肯定,她曾有机会获得一段令人钦羡的美满婚姻,可是她放不下对她照顾有加的女主人,因此毅然而然地放弃幸福。
年纪渐长,她的心也渐成一座枯井,再没什么事能令她动容,唯有女主人才是她情绪产生波动的主因。
她效忠她,也把一生最精华的岁月蹉跎在她身上,无怨无悔的甘为服侍人的下人,她的忠诚是使人敬佩的,可惜没人感谢她无私的奉献。
「是不是有车进来了?」她听见喇叭声。
罗兰歪著头聆听了一会。「是老麦特的车子,爵爷回来了。」
「哼!也该是时候了。」葛丽丝嘴上抿成顽固的线条,心里雀跃得几乎要坐不住。
她从来没这么想要欢迎儿子的归来,寂寞久了总想有个伴陪在身边,他必须善尽为人子的责任讨她欢心,这是她养育他的回报。
可是左等右等仍等不到推门而入的身影,葛丽丝向来冷漠的脸益发冰寒,兴奋的心情冷到冰点。
时间一分一秒在无言中流逝,她心中累积的火气一发不可收拾,严谨不容挑战的权威显露在脸上,决心要好好地再教育儿子一番。
正当她怒火濒临失控时,一阵杂沓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接近中,老麦特半弯的身于先一步推开门,立於一旁静候著。
像是上演了一出荒诞戏,葛丽丝的愤怒尚未宣泄的当头,眼前的一幕叫她惊愕不已,久久难以回神地睁大双眼,无法相信她所看见的事实。
这是她冷傲疏离的儿子吗?
那一身的狼狈,头发都乱了,裤子甚至还滴著水,他上哪把自己搞得不成人样,他不知道凌乱不堪的仪表对她是一种侮辱吗?
他怎能以如此不敬的态度对待生养他的母亲。
葛丽丝冰冷的眼一眯,看向儿子背上显然喝醉的女人,被人迎面打了一拳的耻辱油然而生,他居然把一个未教化的野人带进她的家。
不可饶恕、不能饶恕,她绝不允许任何污物踏进她家半步。
这是她用一生幸福换来的家,谁都不得侵犯。
「卡维尔?麦提斯,你问候过你的母亲了吗?」扬起尊贵的下颚,葛丽丝一如往常地不懂如何当一位母亲。
上楼的脚步迟疑了一下,改背为抱的卡维尔将妻子安适地置於怀中。「你好吗?母亲。」
「你看我像很好的样子吗?你连转过身看我一眼都不肯。」她不承认自己是个失败的母亲。
「我不方便,她醉了。」不是婆媳见面的好时机。
提高音量的葛丽丝以极其轻蔑的口气道:「谁允许你将垃圾带进来,我要你立刻丢弃。」
「她是我的妻子,请你尊重。」她看起来像垃圾,却是他心里最珍贵的宝贝。
若不是此时不合宜,他真会为妻子的酣醉样轻笑出声。
「那你又以什么心态尊重我,你曾经过我的同意吗?」他敢和她谈尊重,简直大逆不道。
「是你要我带妻子回伦敦再举行一次婚礼,我遵从你的意思了,母亲。」卡维尔口中没有一点敬意,只有生疏与漠然。
若非有著断不了的血缘关系在,他一度怀疑自己是她的儿子吗?他在她身上从未感受过为人母的温情。
「我要你结婚,但对象不是她。」查顿侯爵的女儿品行高尚,足以提升麦提斯的名望。
「很抱歉,我没有重婚的意愿。」他早该料到她的心机比一般人深沉。
先给人一颗糖吃,再告诉他里面包著毒药,要人吐不出暴毙而亡。
「你最好不要忤逆我,我已经为你找好对象了,对方绝对是举止合宜的好妻子。」不像他怀中污秽的下等人。
深吸了一口气,卡维尔不愿回头地冷言一讽。「你是在指你吗?母亲,我冷血又无情的样板母亲。」
「你……」吃惊的捂著胸口,葛丽丝心口疼得难以忍受。
「请恕我失礼了,我的妻子需要温暖的床休息,而非接受你的歧视,晚安。」
一说完,他拾阶而上,消失在震惊不已的葛丽丝面前。

第2章 / 共10章
1.情定爱情岛(下)是由5200小说阅读网收集的言情全本小说,更多言情请进入“言情免费小说”。
2.情定爱情岛(下)是由网友上传,属于网友自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3.情定爱情岛(下)共有10章,本章为第2章,更多章节请访问情定爱情岛(下)5200。
4.5200小说阅读网为网友提供全本免费小说阅读,是免费小说阅读网,希望大家多支持。


5200小说阅读网 免费小说阅读网 小说阅读网

客服邮箱:49587090@qq.com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5200小说阅读网上的所有免费小说阅读网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5200小说阅读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是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