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定爱情岛(下)
免费小说阅读网 - 免费言情小说 - 情定爱情岛(下)免费阅读 - 情定爱情岛(下)/寄秋
字体:
护眼
关灯
情定爱情岛(下)

第五章(5/10)

情定爱情岛(下)5200

「啊——」
凄厉的惨叫声穿透云霄,从伦敦市区一幢华宅传出,尖锐而充满愤怒,似要与世界一同毁灭般。
昏黄的灯光下有张蜡黄的脸出现在镂花妆台镜中,脂粉未擦的憔悴令人见了心惊,深陷的眼眶足见她有多日未休息了。
曾经她是美丽的,艳冠伦敦社交圈,可是那个誓言娶她的男人却负了她。
暗夜里的眼泪夺去她的光彩,星星般碎掉的心拼凑不齐,爱在一夜之间整个支离。
不甘心呐!
给了承诺又狠心剥夺的痛她承受不起,她怎能允许心爱的男人一手撕裂她的心。他必须还给她一颗心。
「把我的心还来,把我的心还来,你不能负我……吾爱……」
美丽的长发红似火焰,湛蓝的瞳眸中布满怨恨,她左手拿著牛排刀切著,右手拎起一颗血淋淋犹在跳动的心脏放在嘴边一咬。
爱让她疯狂了。
没人发现暗黑的星空下,有位满身是血的女子正生吃人心,一口一口地咬著。
镜子里照出一具赤裸的男尸,双眼未闭的躺在大床上张开双臂,惊慌的神色停留在最後一刻,像要填补胸口的窟窿般想抢回他的心。
生於激情,死於极乐。
「你负了我……呵……你负了我……呵……我不会原谅……绝不原谅……这是我的幸福……」
向外裂开的镜面狰狞了女子的脸,她狂笑著抚摸依然诱人的身体,温热的鲜血由嘴角流出——
此时隔洋的曼哈顿也有一个由睡梦中惊醒的女人。
「怎么了,怎么了,我在你身边,不用怕,不用怕,我在这里。」
一室的幽暗在瞬间大放光明,温文儒雅的男子轻拍妻子的背,以一贯的温情赶走她的梦魇,体贴地拂去她因汗湿而贴额的细发。
他的深情二十年如一日,完全无私地奉献给他怀里的女人,即使他不是她最爱的男人。
守护她是他一生最大的心愿,纵使所有人都取笑他痴傻有余仍不後悔,真爱难寻,他知道自己已获得今世的良缘。
「天执,别离开我……」浑身发著抖的蓝翎心有余悸的抱住丈夫,惊慌得有如小女孩不肯放手。
「放心,我一辈子都会守著你,直到我变成发疏牙掉的糟老头为止。」他自我解嘲的安抚妻子。
「我作了一个梦……」有说不出的恐怖,一地的鲜血浸著她的双足。
魏天执没有半点怨言地轻抚蓝翎冰冷的脸颊,「又梦见他了?」
虽然并非她的最爱,但是他能体谅她失去挚爱的痛苦,那种刻骨铭心他绝不愿去承受。
只是苦了妻子,被留下来的人永远是最伤心的,无止境的恶梦会一直追著她,地老天荒不肯断绝,因为爱太伤人。
所以他敬佩她的勇气,敢走出旧日创痛再爱一回,给了他爱她的机会。
「不是,我梦见喜儿了。」一想起梦中的情景,她不由得打个冷颤。
「喜儿!?」难掩的讶色浮现脸上,他怎么也没料到和她有关。
「我看见她满身的血,美丽的白纱礼服染成一片鲜红……」她越说越心慌地紧捉丈夫的手,那股血腥味似乎仍闻得到。
血的气味。
「嘘!梦是相反地,喜儿是个有福气的女孩,她不会有事的。」口头上轻哄著,可他的心头却是沉重无比。
有些事不能不信邪。
来自南方小岛的妻子天生有种预知能力,时灵时虚地出现在睡梦中,让她也半信半疑地以为是心理因素,被他以恶梦搪塞过。
像儿子车祸那件事她就事先预告过,但为免她把责任揽上身自责不已,一家人商量谎称是打球受伤的,自始至终不敢告诉她骨折的手臂是车祸所致。
爱她,所以隐瞒她,愿她不再遭遇任何伤痛,她这一生背负的苦已经够多了,没人还要把伤害加诸在她身上。
「可是那血的味道好真实,仿佛我就站在她身边却来不及拉她一把。」血飞溅到她眼中,止不住的泪是红的。
「你想多了,小翎,叫你别看恐怖片偏不听,一连看了三部片子难怪睡不安稳。」魏天执轻斥著,化解了她心底恐惧。
有时候她比小孩子还任性,偏偏他总是无法苛责她的纵容著,过度宠溺地想把全世界都给她。
「我只看了两部半,最後一部片子被你打断了。」蓝翎不免要抗议一下,害她老挂记未完的剧情。
谁才是开膛手?
他佯装恼她的沉下脸。「瞧你好意思争辩,老是不知节制,罚你三个月不准看恐怖片。」
「啊!怎么可以……」她的日子会很无聊。
「老婆,你想让外人知道你胆小如鼠?」他故意激她好转移她的恐惧。
「我的胆子才不小……」她说到一半,眼神突然变黯。「你想喜儿真的没事吗?但是迷离岛的诅咒怕会成真。」尤其是她继承了那座岛。
「你又来了,现在它不叫迷离岛,你要改口唤爱情岛,小俩口的甜蜜可是羡煞人,哪有什么诅咒不诅咒。」也亏那英国小子的用心。
起初他看那小子挺不顺眼的,居然没知会女方家属就把人给娶走,一脸冷冰冰的不像会善待女儿的模样,让他大为反感。
不过日久见人心,看久了也看出他的优点,感情内敛的人不善於言词,但由一些小动作能看出他的细心。
譬如果决的将不祥的迷离岛更名为喜气的爱情岛,以行动断绝恶意的流传,让蓝家的诅咒从此消失,不再困在莫须有的恐惧中。
只是妻子忘不掉过去的阴影,老以为诅咒随时都在,无法可解,唯有逃离它才是正途。
「我的心就是定不下来,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了。」她的心很不安。
他拥著她躺下。「你呀!多睡一点才不会胡思乱想,枕头垫高点,一觉到天明。」
「我睡不著,一想到刚才的梦我就害怕的手脚发冷,担心女儿会不会出事。」从小到大都让她操心,她常怕养不大她。
「没事的,没事的,你体质虚又不肯多吃些营养的食物,难免气血不顺手脚冷,我搓搓就暖了。」明天非逼她喝光一锅鸡汤不成。
魏天执的温柔让蓝翎感到窝心,她常感谢老天对她的慈悲,在夺走她心爱男子之後又赐给她新的爱情,叫她不致终日以泪洗面,孤老一生。
初恋让她难以忘怀,伤感至今,但是对丈夫的感情是细水长流,一点一滴累积成湖泊,修补她受创的心再度愈合。
虽然没有激情狂爱,温馨和谐的家庭才是她所要,她永远也不会放弃这个家,放弃爱她的丈夫,因为她一样深爱著他们。
儿女的贴心,丈夫的宠爱,她还有何求呢?
「天执,能遇到你真好。」蓝翎由衷地说出心底话。
他亲吻了她额头一下。「傻瓜,是我运气好才蒙你所爱,捡到个大便宜。」
「是喔!捡了大的还附送个小丫头,我看你亏大了。」怎么算都不划算。
「不,我有先见之明,瞧她给我带个富有的女婿回来,将来咱们落魄了不愁没人好投靠。」喜儿是个宝,他从不认为她是负担。
相反地她是小红娘,帮了他不少忙,人小鬼大地从旁出主意,才让他拐到老婆,居功甚伟。
她笑得有点感伤。「想当年她才一丁点大,一转眼都嫁人了,叫人好不舍呀!」
「不舍再生一个,也许我们还能够多个宝贝。」魏天执一脸笑意地伸出手解开妻子的睡衣。
「羞不羞呀!都几岁的人了。」哪能生得出来,一生完老三就结扎了。
「老夫老妻才更应该恩爱,证明我宝刀未老。」他可不承认老了。
半推半就的蓝翎笑著要说:别闹了。两个杀风景的身影急惊风似的推门而入,眼睛没睁亮就大声嚷嚷。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老爸死了……」
哎呀!谁拿拖鞋扔他?
「你说谁死了呀!儿子。」他活得好好敢咒他死,简直是大逆不道。
搞不清楚状况穷紧张的魏天乐吃痛地抚揉前额。「爸,你要谋杀儿子不成,我可是你的独子耶!」
将来要为他送终的。
「你不知道咱们家重女轻男吗?儿子根本不值钱。」养大了是老婆的。
「对嘛、对嘛!赔钱的儿子往旁边站,让我瞧瞧老妈有没有事。」他们家女儿最大。
十三岁的魏无忧和她娃娃脸的大姊正好相反,心智未成熟个子已抽得相当高,足足比她大姊高十公分,丰满的上围看不出她还是个未成年少女。
而且她打小就是小美人,附近的疯狗……是小男生一窝蜂的追求她,小小年纪已交过五个小男朋友,牵手、亲吻算是小事,不过她还没献出她的童贞。
「嗳!你别推我,长幼有序。」真是没礼貌的小鬼,下回不掩护她出门约会。
「我哪有推你,我是请你让路。」她打死不承认自己使用暴力。
爱耍赖。「妈……你比较公平来评评理,看看是谁的错。」
但笑不语的蓝翎温柔地看著眼前一双儿女,想著不久後他们也会像蓝喜儿一样离巢远走了。
一想到大女儿她的心情就开朗不起来,可怕的梦境仍叫她难以释怀,记忆犹新地折磨一位母亲的心,眉头难开展地堆成小丘。
「你是说爸爸不公平咯!」
这两个孩子出现的真不是时候,让英雄气短。
他已经要提枪上阵,偏被他们给破坏……
「本来就是嘛!爸一向不尊重家里的少数民族,不像不偏袒任何人的妈……啊!妈的脸色好白。」是不是生病了?
一听见儿子的大喊,魏天执连忙低下头瞧瞧妻子。「又想起那个梦了?」
她苦笑的点点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爸,妈作了恶梦才尖叫对不对?」害他以为老爸断气了,匆匆忙忙地跑过来。
鞋都没来得及穿。
「吵醒你们了。」来得还真快。
「妈作了什么梦?」整个屋子都听得见她的叫声。
「小孩子别过问大人的事,早一点去睡觉不要再玩电脑,待会我会去查房。」他们做什么事他都一清二楚。
噢喔!被发觉了。「人家只是关心嘛!我们只有一个妈耶!」
「你们认为我有几个老婆?」当他会虐待他们母亲不成?
「但……」就是不太放心。
强打起精神的蓝翎笑著要儿女靠近,一人给他们一个睡前吻。「去睡吧!妈没事了。」
「嗯!妈晚安。」
「晚安。」
两个孩子相继离去,蓝翎的笑容随即垮下,取而代之是眉间升上的烦忧。
「睡吧!老婆,真要不安心我叫个人过去瞧瞧,喜儿的丈夫会保护她的,如我对你一般。」至死不渝。
「天执……」眼眶微红,蓝翎再一次为丈夫的深情而感动。
「幸福的女人是不能落泪,那会显得做丈夫的我很无能。」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滴,魏天执以吻代替安慰。
「我今天有没有说过我爱你?」是的,她不该哭,喜儿的父亲在天上看见会取笑她爱哭。
「有,我也爱你。」爱语不嫌多,他一天比一天更爱她。
「太幸福会不会遭嫉……」她无法不为女儿担心。
食指点住她的唇,魏天执满脸宠爱的说:「看来你真的太闲了,咱们再生一个吧!」不待她回答,温暖的十指已朝她展开攻击,探向最柔软的部位……
早秋的曼哈顿也有春天。
爱在凌晨时分。
*******
「哎哟!谁这么没公德心,在人来人往的走道上杵根柱子。」
蓝喜儿揉著撞到硬物的额头,眼一眯地看不清面前的事物,她只知一大清早被人挖起来骑马的感受非常不好,磨破皮的大腿内侧还隐隐作疼呢。
谁规定早上空气新鲜一定要骑马,早起的虫儿容易被鸟吃,而她正应验了这一句。
没良心的老公自己不睡还不准别人睡,他以为世上有几个拿破仑呀!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就能当上法国总统,起码再给她四个小时。
哈!好困哦!
这会儿他倒放她鸽子,一处理公事就忘了老婆的存在,一头撞进公文中不管她死活,真当她人缘好到人见人爱吗?
早说他那个妈是巫婆,居然使小人招式不给她饭吃,暗中命人扣了她的早餐,存心饿死她。
幸好她在雷玛娜庄院还有大肥这个朋友,一看她饿肚子就摘了几个大苹果偷渡给她,让她满嘴满肚子都是苹果的味道。
连脸都长得像苹果。
「早呀!老婆。」她的表情真可爱,红通通的脸颊叫人想咬一口。
「早呀!小叔。」谁是他老婆,乱叫乱叫小心被狗咬。
来者脸色一僵,随即摆出冷硬神情。「你把我错认成谁了?」
「别玩了,你没事杵在这里干什么,有空去帮帮我老公数钱,叫他不要冷落了我。」她一把推开他,准备到小花圃看她的水仙抽芽了没。
人家说,有志者事竟成,她就不信会再一次把花给种死了。
「喜儿,你连自己丈夫都不认得吗?」他作势要抚上她的发。
闪开身,她翻白眼给他看。「杰洛?麦提斯,你要是太闲就和我一起除草,幼稚的游戏玩不腻呀?」
他让她想到小时候邻居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最爱恶作剧找人猜猜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互换身份扮成对方好戏弄别人,每次都被她一眼识穿。
即使他们很不服气地穿同样的衣服,梳同样的头发,连口气和跨脚的姿势都一模一样,她还是有办法认出谁是谁。
最後他们气得跳脚说不玩了,回复各自的装扮搬了家,她自此再也没见过他们,不知是不是还在玩分身游戏?
「老婆,我不喜欢你口中喊著我弟弟的名宇。」眉一挑,他显得严肃而拘礼。
唉!同个子宫怎会生出两个不同的个体,太难理解了。「还玩呀!麦格,你不会以为我连自己的老公都认不出来吧?」
「你的确认不出来,我是你的丈夫……」咦!她干么给他小铲子?
「你看过我老公站著发呆吗?」要模仿别人之前要先做功课,孪生子也不一定性格相同。
何况他们差异那么大,装也装不来,只是徒增笑话而已。
他愣了一下,反应极快地「怒视」向她。「你把我看成别人还敢嘲笑我,这是你身为妻子应有的态度吗?」
蓝喜儿捧场的鼓鼓掌,直说他演得真像,将来没出路去当个演员不怕饿死,他的演技足以封帝。
「喜儿……」
「请叫我大嫂,而且不要对我动手动脚,我人虽随和但不是没脾气,你老哥就见识过我的固执,而且发誓绝不让我有再发挥固执的一天。」率性而为的人一发起脾气可是很可怕的。
她没发过脾气不代表她不会发脾气,只是没什么事能让她大发雷霆。
「我有吗?」杰洛仍装傻地和她拗到底。
回头看了他一眼,她好笑的说:「知道我为什么能分辨出你和我老公的不同吗?」
「为什么?」啊!槽了,不打自招。
谁管他懊不懊恼,无聊份子。「因为他绝对不会让我撞疼自己,他会在我要撞上他之前先拥抱我。」
「你是说,没抱你就不是你丈夫。」这好办,女人的身体他抱多了,没人拒绝得了他。
谁知他手才往前一伸,忽地不晓得发生什么事,天地一下颠倒,他头下脚上翻了个圈躺倒在地上,眼冒金星,全身发疼,狼狈的爬不起来。
「这点你比我老公幸运,他还不晓得我是跆拳道高手,黑带七段。」没学点本事防身她敢四处玩吗?
不过她的个头小威胁性不够,没几人相信她能一口气摆平十几个壮硕的男人,除了码头上被她摔过的水手外。
觉得骨头好像断了的杰洛不快的看著她。「真高兴有此荣幸拜倒在你的足下。」
他感觉很不是味道,自认扮得很成功,为何被识破?就因为他没避开而直直地迎接她的到来?
不,他不能接受这样的失败。
以往他一扮起卡维尔没人能看穿,慑於他的威严而必恭必敬,不管他想要什么,马上有人送到跟前,不敢迟疑地尊称他为麦提斯子爵。
甚至他们的母亲也分辨不出来,每每遭他欺瞒而不自觉,当著他的面数落「麦格」的不是。
他花心,他风流,他浪荡那又如何,女人就爱他的身体,即使他用的是卡维尔的名勾引她们,她们依然前扑後继的迷恋他。
他不认为自己有错,是她们心甘情愿把身子送上前让他玩,他要客气就不是男人。
「哪里,哪里,希望没伤到你的自尊。」男人最重视的一件事。
哼!他绝对不会告诉她他伤得有多严重。「拉我一把吧!大嫂。」眼神一邪,他不怀好意的道。
「自己爬起来,地上很潮湿。」谁理他,一个大男人还要人家拉。
没志气。
「嗄!」她竟然拒绝他。
杰洛不敢相信有女人无视於他的魅力,背对著他蹲下,专心的挖著空无一物的泥上,好像他的吸引力不如一把土。
「去拿水桶来,今天大肥没空浇花。」他去帮她买花种了。
「谁是大肥?」听起来像是个男人。
蓝喜儿责怪的斜睇他一眼。「自家的园丁都不认识,你这少爷还当得真好命。」
想来不免有些闺怨,同卵双胞的兄弟怎么差别那么大?一个整日游手好闲,调戏良家妇女,一个忙碌得像工蜂无暇顾及妻子,看在她眼里真是不平衡。
难道说她老公比较爱钱吗?
「家里下人少说二、三十个,我哪能一个个都记得牢。」印象中是有那么一个人,粗壮的手臂像树干。
对了,上次为了她还差点把他拽下马呢!
「正确人数是三十二个,每个月支薪的数目相当可观,相信你也没概念。」奇怪,她的花怎么还没抽芽?
每天会偷偷地把球茎挖出来看一看的蓝喜儿十分纳闷,为什么她种下的花球一点动静也没有,是季节不对吗?
可是大肥种的风信子已经要开花了呀!
眼睛半眯,杰洛嘴角的笑意消失。「你在暗示我不事生产吗?」
「至少和我老公比起来你幸福多了,闲闲地假扮他来戏弄我。」她把土拨开看个仔细,也许花茎被上拨鼠偷吃了。
「我不懂你为什么不会搞错,我们的长相几乎一模一样。」他仍然难以置信。
蓝喜儿再一次催促他去提桶水来,大概不够潮湿花儿才不开。「你真的很烦呐!老爱跟在我四周打转。
「其实答案很简单,卡维尔的眼底有著对我的爱,而你却只想掠夺,即使你模仿得再像也没用,钻石和玻璃一样会反光,可是谁会分不清呢!」
真话伤人,她无意贬低麦格,随口说出後,所有的心思全在眼前一洼土地上,她还是想不透水仙花茎怎么变软了,有点烂烂的感觉。
她真的很用心在照顾它们呀!一天浇三次水外加一大把肥料,水份和养份应该足够才是。
「亲爱的大嫂,你未免太天真可笑,卡维尔的冷酷无情是出了名,他根本不懂什么叫爱。」麦提斯家族的人血管里流著冷血,毫无温度。
「叫他大哥,你们西方人真是没伦理观念,而且你才不懂爱人呢!」果然是东西有别,不重伦理。
不高兴让人指正,一抹恶意浮现在杰洛眼中。「是,你丈夫最懂爱人了,所以他在西敏区养了个情妇。」
「情妇!?」蓝喜儿震惊地掉了手中的铲子,心口微微刺痛著。
「别告诉我你无知的不懂情妇是什么,男人总有他的需求,老守著一个女人多无趣。」那个销魂的小骚货可热情得很。
有异物跑进眼睛吗?怎么涩涩地。「水呢?我要浇花。」
怀疑的种子总是容易发芽,信任的天梯微微动摇著。
「你……」她居然无动於衷,是他下的药不够猛吗?
「小心别踩到那只蚯蚓,我要用它来钓鱼。」够了,她要把丈夫拉离那堆公文,他属於她。
蓝喜儿的手奋力的掘著泥土,眼中燃起战士般光芒,不管有没有其他女人的存在,她决心捍卫自己的婚姻到最後一刻,绝不允许有人破坏它。
她会幸福的。
因为她是爱情岛的主人。
拥有纯金般的爱情。

第5章 / 共10章
1.情定爱情岛(下)是由5200小说阅读网收集的言情全本小说,更多言情请进入“言情免费小说”。
2.情定爱情岛(下)是由网友上传,属于网友自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3.情定爱情岛(下)共有10章,本章为第5章,更多章节请访问情定爱情岛(下)5200。
4.5200小说阅读网为网友提供全本免费小说阅读,是免费小说阅读网,希望大家多支持。


5200小说阅读网 免费小说阅读网 小说阅读网

客服邮箱:49587090@qq.com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5200小说阅读网上的所有免费小说阅读网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5200小说阅读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是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