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定爱情岛(下)
免费小说阅读网 - 免费言情小说 - 情定爱情岛(下)免费阅读 - 情定爱情岛(下)/寄秋
字体:
护眼
关灯
情定爱情岛(下)

第六章(6/10)

情定爱情岛(下)全文阅读

「情妇!?」
是谁告诉她这件事?
第一个跃入脑海中的人名确认无误,不做他人想的卡维尔胸怀满是愤怒,拳头微握地想将那人击倒,绝不容许有人破坏他的婚姻。
他几乎快忘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数年前他的确在西敏区养了一位名叫雪菲儿的情妇,两人的互动关系还算不错,她美丽动人善於服侍男人的技巧,在床笫间的热情足以融化一座冰山。
可是他虽然喜欢她的身体并投入她的热情中,但他的自制并未因她而消失,他选中她的原因是因为她乾净,不会要求她本份以外的名份和地位,无论他何时有需要,她永远敞开大门的等著他。
若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她是个几近完美的情妇,不多言、不罗唆,从不过问男人的事,只有单纯的肉体交易不涉及情感。
即使在公开场合遇上也互不交谈,关系冷漠地有如陌生人,唯一的交集只限於床上。
不过打从欲开发爱情岛为观光胜地以後,鲜少回英国的他不再和她有任何联系,全心全意规画观光饭店的未来趋势,根本无心记挂其他。
直到妻子闯入他的世界里,所有不该存在的障碍也由他心底一并除去,不复记忆地从他的人生旅页消失。
望著眼前不再带著灿烂笑容的小脸,卡维尔有杀人的冲动。
当阳光由她脸上沉寂时,他看到她的不快乐,另一个女人让她受伤了,而他却未事先做好保护,防止剥夺她笑颜的人接近她。
该死的麦格,他绝对不会原谅他的自私。
谁敢伤害他心爱的妻子就得付出代价,逍遥太久的他需要受点教训,不是每件事都能目无法纪的任意伤人,忍耐到了极限总有溃堤的一天。
他想招惹任何女人都成,就是不准碰他的妻子,谁都不能让她流泪。
包括他自己。
「如果是婚前的事就算了,我就算心里很不舒服也会熬过去,谁没有过去嘛!」但她的心头还是好酸。
「是谁告诉你的?」只是问个答案,即使他心里有数。
我干么要告诉你?蓝喜儿赌气的噘起嘴。「要是婚後还有联系就太对不起我了,我没有那么大雅量允许丈夫去睡别的女人的床。」
「是麦格说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只要他曾有过的,不管是人或物品,麦格一定也要拥有,好像非要和他比一比,生怕输给了他似。
「卡维尔?麦提斯,你不要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你没瞧见我在生气吗?」她不想两人吵架,可是他无关紧要的态度令人发火。
「害我们夫妻失和的那条虫能不揪出来吗?他会不断的离间我们的感情。」她在生气吗?怎么看不出来?
一般人生气是横眉竖目,满脸恶狠,而她居然手持蒲叶编著蚱蜢,看也不看他一眼的专心在手的动作上,让他觉得她只是找藉口要人陪她而已。
四面环海的爱情岛上有她的朋友和她的狼群,他若忙於公事冷落了她,她也会提著野餐盒到处去溜达,玩到天黑都不见得见得到她的踪影。
可是属於大自然的她不一定也属於伦敦,局限的空间让她不自由,仿佛一只野生的小母狐关进人类的铁笼里,精神委靡地无精打采,做什么事都是不起劲。
他知道不友善的环境会给人一股压力,他已经尽量抽出空与她相处,但堆积如山的公事总不能不处理。
「虫再能钻也要有缝呀!你不给他机会他怎么离间,不做亏心事何必怕人家上门割心割肉。」割割割,割掉他的风流鼻。
五官不正看他如何养女人,先把对方吓死了。
「滴水穿石,三人成虎,这世界没你想像的美好。」人防他,他防人,彼此隔著一道墙。
哇!他说东方成语耶!
切!他们在吵架呐!她干么开心的差点笑出来?
「喂!你这个人很奇怪,址东扯西说一堆大道埋,我不过问你和那个女人『现在』的关系,是不是你还和她来往,才不肯回答我?」
肯定有鬼。
「你不信任我?」卡维尔语气一冷,几乎要恨起挑拨的那人。
「与信任与否无关好不好,想听实话都不成呀!」难道要她也养个情夫才能沟通吗?
讨厌死了,为什么她编的蚱蜢像蟑螂,脚一边长一边短还歪歪的,活像她处於风雨飘摇中的婚姻。
心口闷闷的蓝喜儿觉得天蓝得好忧郁,一团小乌云由东边飘了过来,忽阴忽晴的遮住她心中的太阳,让人全身长了霉似的。
把人种在土里说不定会长出生菇,一朵一朵的好不热闹,呼朋引伴来定居。
「喜儿……」他实在不喜欢和她谈论有关「情妇」的话题,她不需要承受此种伤害。
「哎呀!反正你就是不想理我对不对,放我一人自生自灭好和情妇双宿双飞,过著左拥右抱的快活日子。」越想火越大,她一个不小心让蒲叶割伤了手。
原本要斥责她多心的卡维尔一见血丝自她细嫩长指渗出,再多的骂语也化成不忍,心头一紧地柔了表情,握起她的手放入口中轻吮。
「小脑袋瓜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对你的心意还不明白吗?我不会做出任何一件让你伤心的事。」他宁可伤了自己也不愿伤她。
「真的?」好痛,小小一片叶子也会割人,她真是太大意了。
「我是一板一眼的人不像你心眼多,我几时骗过你了?」夫妻间首重诚信,他母需欺瞒。
要不是因为爱她,从不向人解释的他不必自毁原则,轻声细语的一再保证人格的高尚。
换了别人只会得到他的冷漠以对。
谁小心眼了,他才是大奸商呢!「那她呐,你把她养在哪里?」
不说清楚她心不安,老是有股阴影在。
深吸了口气,卡维尔将妻子的头抬高,十分慎重的问:「你相信我吗?」
「一半,一半,我是女人嘛!」总要给自己留条退路,免得淹死在醋缸里。
他差点因她的理所当然而失笑,好像女人天性多疑似。「我已经将近一年没和她见过面,我们的关系终止於结识你之後。
「不要去听信他人的谗言,我对自己的婚姻忠实,绝不任凭会破坏我们婚姻的毒水渗入,我要你相信我,不准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蓝喜儿将一只丑丑的绿色蚱蜢塞入他手中,眼里的光彩逐渐复苏,浅浅的笑意在她嘴角漾开,天空还是一样晴朗热情。
不过,她还没打算放过他。
不趁这难得一次的吵架机会和他吵个过瘾,下次想吵可不容易,她对事一向只有三分钟热度,吵完了也忘了,没什么实战经验。
「那自你户头里每月汇出的固定金额是给谁,还有谁叫雪菲儿?洁妮茜。」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很美的女人。
不像她叫喜儿,给人的感觉就是欢欢喜喜、福福态态的模样,一点美感也没有。
「是我忘了知会银行停止自动转帐……」等等,她怎么知道雪菲儿?
喔!完了,她似乎泄露太多了。「我的花还没浇水,你有事尽管忙不用招呼我,我会自找乐子打发时间。」
「回来。」卡维尔的声音并不大,但命令的口气不容忽视。
脚跨出一半的蓝喜儿像贼似的缩起脖子,笑得假假地朝他挥手。「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想我送你一根绳子就走一步看看。」让她上吊。
「一步不行那两步……嗳!轻点,你想谋杀老婆好红杏出墙呀!」呜!她可怜的脖子。
现在掉两滴眼泪会不会博得同情?
「说,你哪来的消息?」人名可由他人的口中得知,但他银行的帐号只有他和银行高层人员才知情。
而且更重要的是雪菲儿一向不用本姓,对外她是雪菲儿?艾佛特,唯有他才知她本来的姓氏。
「呃,这个……随便查查就有嘛!你很有名……」要命,他连她的腰也打算折断下成?
暴君,暴徒,暴力份子,秦始皇……
文明人用言语沟通,只有野蛮人才利用男性优势使人屈服,她绝对不会顺他的意……噢!她早就准备投降了,没看见她的诚意吗?
好嘛!她承认怕恶人,正义永远站在好人的对面。
「老婆,我觉得你越来越不乖了。」她瞒了他很多事。
有罪。
闪烁的眼睛直眨,蓝喜儿呐呐的一笑。「有吗?是你的要求越来越高了。」
乖的定义因人而异,他的标准和她的标准起码差上一千倍。
「诚实一点也许我会仁慈些。」他拿出医药箱,分别取出双氧水和优碘。
受过伤的人一定明白哪一种消毒杀菌的药水最疼,而且会疼死人。
「我……咯……呃……」嘶!他会这么残忍吗?
「喜儿……」扭开颜色较深的瓶罐盖头,夹起棉块的卡维尔高高举起——
他果然很残忍,对自己的妻子都这么心狠手辣。「好啦!人家招供就是。」
「嗯!」他等著。
什么叫不怒而威,阎王摆谱,看她老公的神情就能了解一二了。一脸沮意的蓝喜儿被制止编玩蒲草,她只好改玩丈夫厚实的手。
「现在流行嘛!所以我也跟著凑热闹,反正闲著也是闲著,偶尔做做手工算是贴补家用……」到哪找像她这么贤慧的妻子。
「老婆,你瞧见我眉毛在跳了吗?」他不记得她拿过一毛钱「贴补家用」。
奇怪,怎么是她接受审判,偷腥的人是他耶!「好啦!你不要一直威胁我,我只是做做十指运动上上网,有空就到人家家里坐坐。」
真的,她什么都没做,看看别人家里的「摆设」不犯法吧!她又没去偷出来。
嫁了人後有老公养,他一张金卡她鲜少使用,钞票摆在保险柜一大叠,张口有饭吃,出入司机送,根本不用她出马挖钱花用,所以她很久没「工作」了。
不缺钱的她自然懒得动手,钱够用就好不必贪心,随遇而安。
说穿了她是那种属於及时行乐的人,今天有饭今天吃,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累积再多的财富还不是要花掉,堆在身边不会更快乐。
心空才会无负累,不欠人便是富翁。
人人都是欢喜佛。
「你是网路骇客!?」
「嘘!小声点,你想让你老婆去中情局坐坐呀!」蓝喜儿赶紧捂住他的嘴巴,看看四周有无可疑人物。
小心为上,恐怖份子随时出没。
「你窃取中情局的机密?」是他血压高听错了吧!他老婆不可能是个贼。
「哪有,我不过看了几眼而已,又不是国安会……」她极力撇清,没想到一个顺口又多掀了一张底牌。
「国安会……」不能以震惊来形容,卡维尔有种世界被颠覆的感觉。
他甚至没勇气问她是哪一个国家的国安会,生怕她一开口是一连串的名单。
蓝喜儿苦恼地要他降低音量,未经允许私逛别人的网站挺惹人嫌的。「不要大惊小怪啦!我不拿人家也会拿,那么多资源不用很可惜。」
摆久了反而是一种浪费。
「这不是人家拿不拿的关系,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严重一点会关上十年、二十年,说不定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他的表情不免严肃了些。
爱说教的卡维尔。「人家不像你那么会赚钱。」
「你说什么?」犯了错不知改还敢咕咕哝哝。
谁来告诉他,他爱上什么样的女人?
「我是说我知道错了,以後再也不敢,从此洗心革面当你的闲妻,绝不再利用电脑追踪你的婚外情……」哎哟!又敲她脑袋。
迟早被他敲成白痴。
好笑又好气的卡维尔实在拿她没辙。「不会有婚外情,光你一个我就快吃不消了。」
「人家很好养的,吃得又不多。」谁晓得他的承诺会不会打折,未来的事没人料得准。
她只在乎眼前。
「不过,如果我的老公肯多关心我一下,我就不会怀疑他和哪个野女人去厮混。」
「我很忙。」他翻著桌上堆得像山的档案夹,表示想陪她也没办法,
「好吧!那我不打扰你了,反正我还有麦格那个备胎好使唤,他非常乐意代兄伴嫂……」呵呵呵!山不转路转,总会到山头。
她是很好商量的,绝不为难忙碌的工蜂。
「不许你和他出去。」她竟敢和别的男人同进同出,
她皮皮的眨眨眼。「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人家会以为我和老公很恩爱。」
「喜儿,离麦格远一点。」他居心不良。
「我很想呀!可是我老公没空,只好让他陪我种种花,假装他是我老公。」她也是很勉强的,麦格那家伙笨手笨脚的,连挖土都不懂。
笨死了。
眼一沉,卡维尔语气低得吓人。「他又假扮我了是不是?」
「嗯。」他的手好大哦!几乎是她的两倍。
「他做了什么?」
「种花咯!还能干么,难道你认为我会认错老公呀!」太瞧不起她了。
「没有吗?」他们是那么神似,有时他会以为麦格是镜中的他。
蓝喜儿笑著把丈夫的手偎在腮边。「连自己所爱的人都认不出的话,那我不配获得幸福。」
「老婆,我……」也爱你。一句爱语梗在喉间,他满眼深情的凝视她。
」老公,可以陪我去钓鱼了吧?」感性时间过了,现在是玩乐时间。
「钓鱼!?」他有些跟不上她变换的情绪。
时风时雨,变化万千。
「你不会不爱我吧?」她一脸希冀地张大明亮有神的灵眸。
微叹了口气,他轻拥著妻子肩膀。「要钓鱼是吧,那我们先做一件事。」
「啊!不好吧!大白天会被人撞见。」她的「好」婆婆可是会点召晚辈。
「别想歪了,老婆,虽然我也很想拉你回房。」他狡猾的朝她一笑,然後……
上药了。
*******
「啊——」
多悲惨的叫声呀!隐约听见书房传出几句「谋杀」、「冷血」、「残酷」之类的女性泣音,控诉某人的不仁不义,残杀妻室。
想当然耳,蒲叶割伤的手指不只上了优碘还缠上十层纱布,小小的指头一下子肿大了十倍,视觉效果十分惊人。
从园丁的问候到佣人的目瞪口呆,蓝喜儿含著眼泪强颜欢笑,五指并不拢地张得很难看,一张脸像是被苦瓜砸到,五官全挤成一堆。
但她的老公显然心情很愉快,破天荒地哼起曲子来,状似悠闲地走在前头,横向肩头的钓竿还崭新发亮。
「走快点,慢吞吞还想钓鱼,等你以老太婆的速度走到湖边,鱼儿们可能都睡著了。」
恨他,恨他,可恨的男人,嘲笑她脚短。「谁叫我嫁了个不体贴的老公,我、认、了!」
眼底笑意横生的卡维尔转回身,等著妻子走近。「来吧!我背你。」
「真的?」她一下子就忘了恨他的事,喜孜孜的攀上他的背。
「总不能让老婆埋怨吧!虽然她重得像头猪。」他打趣的说,没忘记老婆当「猪」的哲理。
管吃管睡不管事,头朝下、肚朝天,永远不翻身。
蓝喜儿嗔笑地轻捶他的背,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我是猪你也好不到哪去,我们是一对猪公猪婆。」
「猪公!?」他非常不满意地发出咆哮声。
「当猪有什么不好,瞧你们兄弟俩多古怪,一个累得要死,一个闲得要命,要换了我什么都不做,看谁先饿死。」看到不平她总会想去踩一下。
妻子的愤言让他静思反省,他的确太纵容麦格了。
两人从小到大一直在竞争,争父母的注意,争分数的高低,争受女人欢迎的程度,争床上女人的数目,几乎无所不争。
直到他明了争斗是无意义的,父母的血是冷的,根本不会因谁优谁劣而多些关心。
长子的责任和荣誉逼使他成长,漠视与自己有关的亲人一切作为,他们是他们,他是他,他不主动去接近他们,正如他们一样不喜欢受到他的打扰。
一个家分割成四份,母亲守著雷玛娜庄院,父亲和他的情妇们远居法国,流连在不同女人床上的麦格不需要家,而他为了事业飞行在国与国之间,早已没有家的概念。
他无视麦格假扮他的恶行,任由他一次又一次的玩弄爱情,即使就当著他的面调戏,甚至是勾引他以往的女伴,他亦不在意,因此养大了他的骄矜自大。
他无心争,他偏要抢,到头来两人都不快乐,永远处在敌对的位置上,不知何时才能终止。
「哇!湖呐,好大好漂亮哟!不比蒙多罗海湾差。」各有一番美丽。
显然地,她早把在蒙多罗海湾坑洞里险些遇害的事忘个精光,由衷地赞美神奇的大自然,不顾危险的从丈夫背上一跃而下。
但记忆犹新的卡维尔可没有她的健忘,一把拎住她後领不许她下水。
「呀!你想勒死我呗!」还好他扶著她的腰,不然她就得亲吻大地。
以她的後脑勺。
「钓鱼和戏水只能择其一,我不想白背钓竿。」他的语意很明白,她根本没有选择。
望湖兴叹的蓝喜儿还是满脸失意,虽然她没法下水游泳,可是稍後丈夫的笨拙逗得她哈哈大笑,几乎不能自己的抱著肚子在草地上打滚。
湖水很清澈,湖光映著云色一朵朵,里头鱼儿的颜色鲜明,但是……
他却一尾也钓不上。
因为出身贵族的卡维尔根本没钓过鱼,钓竿是新的,钓线是新的,钓钩也是新的,他这新手连钓钩要上饵都不清楚。
但钓了老半天後仍渔获满满,不过是老婆的功劳,他只是一旁乾瞪眼,不相信自己的运气有这么差。
「这么有闲情逸致怎么不邀请我?我钓过女人还没钓过鱼呢!」
欢乐的气氛被打断了,笑声随风飘远,让为生命挣扎的鱼溅湿衣裳的蓝喜儿被丈夫拉到身後,不愿她湿衣贴在身上而现出的迷人曲线遭人窥见。
但美丽是藏不住的,蓝喜儿玲珑有致的身段早落入杰洛的眼中,他眼睛一亮地由树後走出,不敢相信她会是水中的维纳斯,妩媚得令人心动。
透白的湖水滑落她的发际,折射的阳光在她发上形成一道光环,她好像落尘的天使在微笑,叫他看傻了眼。
一时间,他的心沉沦了。
如果爱上自己的嫂子是一种罪,他愿站在审判台上接受所有人的蔑视,由上帝来惩罚。
「真美……」
低喃的嗓音传进卡维尔耳中显得十分刺耳,他的妻子不需要多余的赞美。
「麦格,把你的视线移开,垂涎别人的妻子对你没好处。」
他回过神一笑,小小的嘲弄一番。「你真像凶恶的公狼护卫著小母狼,怕我刁走了她吗?」
原来东方女郎的美在於神秘,他看走眼了。
「把牙磨利些,你还没那本事。」卡维尔回以冷厉的一眼,脱下衬衫披盖住妻子美丽的身体。
「够利了,一口吞了你的小母狼都成。」杰洛语带轻佻的看著探出一颗头的蓝喜儿。
以前他怎会觉得她姿色平庸呢?那双灵动的眼多明亮,好像明媚的春光全叫它们收了去,水光潋滥照出心的良善。
卡维尔语带警告。「别贪求不属於自己的快乐,你玩够了吧?该学著为自己负责。」总该有人让他学著长大。
「够!?」杰洛狂肆的发出大笑声,仿佛听到一则大笑话。「让你老婆跟我上一次床,也许我会考虑考虑……」
一记快拳挥上他的笑脸,不敢相信的杰洛捂著左颊瞠大双眼,无法肯定眼前长相与他神似的男子是他兄弟。
他的冷漠和无情哪里去了,居然为了个女人眼冒怒火,失去平时的冷静化身暗夜魔魅,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两颗牙。
他不是卡维尔,他不是。
但是,他却骗不了自己。
「离我妻子远一点,她不在你的狩猎范围之内。」没人可以碰他老婆一下。
和血吐出两颗牙,杰洛冷淡的以手背擦去血丝。「这是挑战吗?」
「不,是警告,希望你不要玩火。」玩火者,终将为火焚身。
「呵……有趣,你几时拿女人当宝了,雪菲儿那样的尤物都拴不住你的心……」抱著他的身体却喊他兄长的名字,那情景真是可笑。
她从来没分清楚两人的不同,毫无怀疑的相信他的满口谎言,等著他实现诺言娶她为妻,实在是太天真了。
他怎么可能娶一名妓女为妻,何况他用的是卡维尔的名骗她,她真有所期盼也会找正主儿,他这仿冒者一概不予承认。
「杰洛?麦提斯,不要逼我毁了你。」两眼红皆,他的拳头握得很紧。
杰洛仰头大笑三声,十分轻视的一嗤。「难道你要告诉我,你爱你的妻子吗?」
麦提斯家族的人是不懂爱的,他不可能昧著良心说他深爱妻子,他连自己都不爱。
但杰洛错了。
卡维尔阴戾的眼忽然转柔,深情款款的吻上蓝喜儿的唇,神情不变的注视她。「我爱你,喜儿,虽然我不曾告诉你,但你丰富我的生命,改变我的人生,我将爱你到万物俱灭的那一天,你是我唯一的爱。」

第6章 / 共10章
1.情定爱情岛(下)是由5200小说阅读网收集的言情全本小说,更多言情请进入“言情免费小说”。
2.情定爱情岛(下)是由网友上传,属于网友自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3.情定爱情岛(下)共有10章,本章为第6章,更多章节请访问情定爱情岛(下)5200。
4.5200小说阅读网为网友提供全本免费小说阅读,是免费小说阅读网,希望大家多支持。


5200小说阅读网 免费小说阅读网 小说阅读网

客服邮箱:49587090@qq.com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5200小说阅读网上的所有免费小说阅读网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5200小说阅读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是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