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定爱情岛(下)
免费小说阅读网 - 免费言情小说 - 情定爱情岛(下)免费阅读 - 情定爱情岛(下)/寄秋
字体:
护眼
关灯
情定爱情岛(下)

第九章(9/10)

情定爱情岛(下)5200

「你……你这个魔鬼,我恨你,恨你,恨你……」
歇斯底里的女人完全失去理智,忿忿不休的重复恨语,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自私至此的男人,未经她的允许私自软禁她,对外宣称她是「自愿」的。
莉亚娜无懈可击的面容已出现崩溃的前兆,没了修养地唾骂造成她这种结局的可恶份子,恨不得抽那人几根筋好泄愤。
她怎么能像无事人般无动於哀,悠哉悠哉地编著草鞋哼大地之歌,真拿她当替死鬼不成?
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好端端地坐著家中不趟浑水,可是祸偏从窗外入,不请自来的带给她永无宁日的恶梦,这笔帐自己该找谁算?
她的老公吗?
一声冷哼由鼻孔喷出,更加不屑的莉亚娜很想啃食卡维尔的骨肉,狼狈为奸的夫妻最为可耻,他们凭什么要她合作,她可不是被人宠上天的白痴老婆。
好事人家去享,恶运由她一人担,天下还有这等恶魔事吗?
简直是狗屎。
「大姊,她好像在骂人。」好可怕哦!横眉竖眼地好不吓人。
「不,她在嫉妒我的命好,忍不住向她的上帝抱怨了两句。」唉!完美的形象……
嘻嘻!完成了。
改拿稻草当鞋编的蓝喜儿一点也不在意编出四不像,她的「手工」专长不在於此,看园丁大肥打算拿稻草铺花当肥料,她趁机偷渡了两大把。
谁叫她老公老当她是废人,不过伤了手臂便诸事不宜,这也不许动,那也不许提的晾著,害她无聊地直想和蚊子下棋。
只是她好像有点幸灾乐祸似的,让客人自言自语地练嗓子也不理睬,看来她是感染上老公的冷血无情。
「啦……今天的天气真好……啦……今天的云彩很动人……啦……今天的阳光好灿烂……啦……今天的蓝喜儿最快乐……啦……」
「姊,你别唱了,她快要扑过来了。」蓝天乐心想要赶紧找掩护,以免首当其冲当肉垫。
她心情好得很,不要吵。「不会啦!人家是很有修养的淑女,做不出太粗野的动作。
「啦……春天的百花香……啦……夏天的荷花开……啦……秋天的牡丹……」
蓝天乐打断她的兴致,「不对,秋天是桂花,牡丹哪会在秋天开。」听起来怪怪的。
「是吗?几时改了,怎么没人通知我?」太不够意思了。
因为那是你乱编的。「姊,你是不是变胖了?」
「你有看过不胖的猪吗?」吃好,用好,养尊处优,不胖才叫人怀疑。
这倒也是,猪是胖嘟嘟的,可是她是个人耶!极崇拜自己姊姊的魏天乐不敢顶嘴,奴才似地剥了个橘子喂她。
所以她才自称命好。
「但是你好像只有局部胖,其他地方根本不胖。」他好奇的盯著她微凸的小腹。
她故做神秘的一笑。「秘密。」
「什么秘密?」好兴奋、好兴奋,他最喜欢听秘密。
「呵呵……那就是……」蓝喜儿等他把耳朵靠过来时,用稻草搔著他脖子。「不告诉你。」
就说是秘密了哪能轻易外泄,攸关於「职业」内容,当然要保密防谍喽!
尤其外号大喇叭的他最守不住秘密,告诉他等於告诉全世界,他会在半个小时内传简讯给所有他认识的人,包括fbi。
「别这样啦!大姊,话说一半很不人道。」他受虐了,精神饱受摧残。
谁理你。「我今天很快乐,我要编小鞋鞋给我的蚱蜢穿。」
嗯……好、好像很难!怎么看都像一艘船,而且快沉了。
也许下次该买本《编织入门》来瞧瞧。
魏天乐瞧瞧起居室里那台七十二寸大电视,心想她口中的蚱蜢会不会是上头那只……呃,娱蚣。「不要唱了啦!有人快捉狂了。」
他发誓要做个好孩子,绝不再偷看圣玛丽亚中学啦啦队队长换衣服,只求那「淑女」能继续淑女,千万别太冲动。
吓!「变脸」那部片子该找她去演女主角,她绝对能胜任。
变得好骇人。
「放心,放心,狂犬病的疫苗我收在冰箱。」应该不会被老鼠偷吃。「对了,你干么来伦敦,不用上课了吗?」
「我请假,因为……」他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老妈作了个梦。」
蓝喜儿的心口小小的咚了一下。「呃,与我无关吧?我最近很娇贵呢!」
受不得伤。
不然她老公会比那个人先捉狂。
「与你无关我干么来,我最近也有一个区域性的足球比赛。」错过了就得等明年。
「希望是好事。」轻抚著肚子,她脸上微露温柔的慈光。
「你说呢?」好事轮不到他来报。
她的肩微微下垂,一手托著腮像在发呆,不时的发出叹息声,心里想到爱情岛更名前的诅咒传说,不由得心情沉重了几分。
善忘其实是一种藉口,她的脑容量可媲美太空总署的终端机,一笔一笔的记忆全存在里头,用了三十二道密码封锁住,若无必要便让它永远尘封。
人的一生中要经历多少事,哪能一一放入记忆库当宝贝,那不是很累人。
保存美好的,删掉痛苦的,何必去在意已发生的过去,遗忘是前进的原动力,人要放眼未来才不会让过去给绊倒。
远方永远存在著希望,只等著有心人去挖掘。
「哎呀!别太沮丧,我们小心点预防就没事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一样乐观的魏天乐伸起手要安抚胞姊,但……
「不要拍我肩膀,担心你姊夫找你算帐。」老一辈的说法一定要听从。
吓了一大跳的蓝天乐赶紧缩回手,一副生怕被狗咬的模样,「大姊,你吓到我了。」
「嗟!你和老鼠结拜呀!胆子那么小一粒。」她伸出小指头一比,大概只有米粒大。
「谁叫你突然那么大声……」害他以为看到母夜叉。
伸伸懒腰的蓝喜儿将稻草扫向一旁,坐太久也会累,筋骨不活动活动容易生病。「妈到底梦到什么?」
「这……」不太好启齿。
「算了,算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预先知情只会让我不快乐,整天疑神疑鬼像个疯子。」无知最快乐。
反正该来的总会来,堆沙筑墙也没用。
「大姊……」蓝天乐考虑要不要说。
笑脸一绽,她俏皮的弹弹手指阻止他开口。「真要有事就拿你来挡,我蹲在旁边看戏好了。」
「大姊你……别逗了。」哭笑不得的蓝天乐只好乾笑著。
和乐的姊弟画面让人羡慕,被冷落的莉亚娜可就不怎么开心,始终猜不透眼前两人的乐观天性打哪来,难道他们比较不怕死吗?
一想到此,她的心情又开始变糟,十分不高兴自己成了「肉票」,毫无自由可言。
可是……唉!想走也走不了,谁晓得那个杀人魔会不会躲在外头埋伏,就等她一脚跨出自投罗网,死了也没人同情。
「完美的女人也会叹息,真叫人意外。」她在哭还是在瞪人?
「滚开,你这害人精。」靠她太近准没好事。
好让人伤心,她哪会害人。「不要这么无情嘛!咱们是好姊妹呐。」
人不是球不好滚,她用蹲的好了。
「谁跟你是好姊妹,请不要乱攀关系贬低我的身份……」咦!她几时蹲到面前来?莉亚娜下意识想移开身。
好亮的眼……不,不对,是恶魔的眼,清澈得太不真实,引诱人做出违背本性的事。
喔!上帝,她有罪。
「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承认,我们可是生命共同体呢!」真好,不会太寂寞。
「生命共同体!?」她在开什么玩笑。
冷静,冷静,千万别像她一样毫无教养,她是优雅高贵的侯爵千金,绝无半丝低俗。
「激动容易使肾上腺素升高,继而刺激到脑血管,然後脑血管就会爆掉,接著你的大脑内血肉模糊……」人也变得痴呆。
最後一句话蓝喜儿来不及说出口,一向高雅沉稳的莉亚娜终於爆发了,脸色惨白的瞪著她。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恶魔。」她非请大主教来除魔不可,简直是个大祸害。
「恶魔?」蓝喜儿一脸迷糊的眨眨眼。「你是指卡维尔吧!他的确很坏。」
把她们俩关在一起,窗户还上了锁,真是太过份了,她们又不是犯人。
莉亚娜直视著她,「我指的是你,你这个披著伪善外衣的魔鬼。」过於善良的个性根本是一种陷阱,毁人於无形。
她受够了,再和乡巴佬混下去她一定会疯掉,难以理解的奇怪个性实在不适合生存在本世纪,该一脚将她踢回侏罗纪。
「我!?」好离奇哦!她在说灵异故事吗?
「就是你,用不著装惊讶,毁了我的优雅让你得意是吧!你处心积虑只为想看我出丑,现在满意了吗?」还装,真是可恶。
嘴角扬上天,蓝喜儿两排白牙尽露的大笑。「你好有活力喔!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这朋友她交定了。
「而我打一开始就没喜欢你,现在是越来越厌恶。」讨厌到极点。
绝对要远离她。
两人迥异的表情看在魏天乐眼中非常诡异,奸像看到一头负伤的母狮子和一只肥嘟嘟的小白兔在对望。
而张牙舞爪的一方逐渐被吞没。
「别这样啦!我把稻草分你一半。」一起编草鞋才不会无聊。
莉亚娜冷笑的一讽。「你能天真到几时?」
「唉!哭是一天,笑也是一天,干么为难自己,难道你要出去挨刀子?」人要往光明面想,半杯茶的人生观隐含哲理。
「只有」是失望的,「还有」是喜悦的,端看人怎么去参悟。
「我只想回家。」微闪的泪光如昙花一现,一察觉失态她立即眨掉。
贵族千金的气度在莉亚娜身上展露无遗,明明害怕却强装坚强,绝不让人瞧见她尚未平复的心情,她的心仍是饱受惊吓的,却没人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她知道自己变脆弱了,渴望有个人能像麦提斯子爵那般深爱妻子的男人来宠爱她,可是她始终无法如愿。
羡慕她却也嫉妒她,一个人独占了所有好运。
爱情、幸福、快乐,看似简单,但她一样也得不到,是她要求太高了吗?
「回家?」蓝喜儿先是眨了眨眼,接著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不难嘛!」
「不难?」听起来像风凉话。
「只要走出去就好。」不会那么凑巧碰上变态狂。
莉亚娜垂著肩,「怎么走……你……你偷了你丈夫的钥匙!?」她还是个贼。
不过是个可爱的贼。
蓝喜儿笑著抽出藏在绷带里的长柄钥匙一摇。「他的等於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拿我自己的东西不算偷。」
「是吗?」
咦!小乐子干么装他姊夫的声音,表现模仿天份吗?「当然,他那人满迟顿的,我在他身上摸了半天,他还以为我在挑逗他呢!」
「很得意?」
「还好啦!毕竟是自己心爱的老公,就让他暗爽也好。」呃!莉亚娜干么在翻白眼,直指她背後。
难道是……
「我一直很好奇我的妻子到底有多少我所不知道的才能,也许你会非常乐意告诉我。」
*******
这是他不安份的妻子。
既骄傲又气馁,两种复杂的情绪充斥在卡维尔的心中,交错著他的爱恋和眷宠,想把闪耀的星辰摘给她又怕宠坏她,他只能给她一袭镶满星钻的白纱礼服。
他知道她极不愿意三度披上嫁裳,可是他却极爱看她穿上结婚礼服的娇媚,明眸一转叫人难以抗拒。
阳光下的天使散发爱与荣耀,金色的光芒使她走向幸福的道路。
他的妻子。
卡维尔?麦提斯爱他的妻子。
香槟色的玫瑰花瓣将铺满整条长达一百公尺的步道,五彩汽球缤纷地系绑在每棵系上丝带花的彩树,谁能不醉心以冰雕出来,象徵爱情的小丘比特。
风吹过,扬起阵阵悦耳的风铃声。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像是吹奏著结婚进行曲。
「一共三百六十五颗,你用不著数了。」再数下去准会眼花撩乱。
「这是真的……钻石!?」天呐!地板怎么好像在旋转,她一定在作梦。
「我的妻子是被星星簇拥的仙子,理当配上星星的颜色。」唯有钻石才能衬托出她的光芒。
他……他是卡维尔吗?「老公,你是不是发烧了,快去挂急诊别耽搁了,我的下半辈子还要依赖你。」养。
「你能不能稍微有点浪漫细胞,我在赞美你的美丽。」卡维尔有些无奈的轻弹她的鼻头。
他的妻子属於童话世界,而非现实社会,他早就认了。
咯咯笑的蓝喜儿挽著他的手轻摇。「千万别听信麦格的话,他绝对不安好心。」
「你怎么知道是他?」错愕不已的卡维尔十分困惑,为什么她总能一猜就中?
「因为我爱上的男人是卡维尔而不是麦格,他永远不知道该怎么爱我。」浮夸的言词只会令她厌恶,爱情的动人在於真心。
望著她信任的双眸,他明白这就是他要的幸福。「我爱你,老婆。」
「我也爱你,老公,不过……」她笑得十分挑逗的解开他上衣第一颗扣子。「如果你能取消婚礼我会更爱你。」
「小妖精,你休想迷惑我。」笑声低沉,他抵著妻子额头亲吻。
一直以来,他鲜少以言语来告知爱她,总想多给她一些,再给她一些,却不清楚到底应该给她什么,或是该给多少才够她展露无忧笑容。
吝於开口的他总以为爱不必说出口,对方自然会明了,虽然他的妻子确实如此,玲珑剔透的慧心始终能与他心灵相通。
但麦格的嘲笑却也提醒了他一件事,爱是需要经营的,不能太笃定,如果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无法给予赞美的话,久而久之爱情会疲乏,终将湮灭。
不过他似乎弄巧成拙了,不善蜜语甜言的选择麦格那一套哄女人的伎俩,结果反而搞砸了。
幸好妻子是大而化之的小女人,从不计较爱语的多寡,她要的其实很简单,只要一颗全心全意的真心,绝不能有杂质。
而真心也是他唯一给得起的。
「老公,你就不怕变态杀人魔找上你呀!人家不想当寡妇。」唔!这礼服有点紧,她快吐了。
卡维尔轻笑地看著自己爱耍赖的妻子。「我不沾惹其他女人,你大可放心。」
「谁说没有,你的情妇……」还不是女人。
一只食指轻点,放在她唇上。
「都过去了,我只有你,也只要你,再多的女人也入不了我的眼。」他的心已被她占满,再也容不下旁人。
众人都说他自私得毫无人性,他一点也不想反驳,因为为爱而自私的男人是领有证书的,那张薄薄的纸叫婚姻。
「喔!可怜的莉亚娜。」她的希望落空了。
他好笑地低吻妻子爱抱怨的小嘴。「为了让我们的婚礼更顺利,只好委屈她了。」
由她去当替死鬼。
伦敦市民都以为今日在贝汉广场举行婚礼的人是他和莉亚娜,一个迳的蜂拥而圣,打算观看一场世纪婚礼,甚至还有媒体前往采访和转播。
但事实上他尊重妻子不愿太盛大的要求下,选择了雷玛娜庄院附近的小教堂,神圣而庄严地完成他们在神面前的誓言。
第一次的婚礼很草率,第二次的婚礼很嘈杂,因为在曼哈顿举行的中式婚礼采东方人的习俗办流水席,一次涌进的华人简直像进了菜市场喧闹不已,难怪她被吓得不肯再披婚纱。
「可是你不会良心不安吗?她骂你是魔鬼耶!」她不承认自己是魔鬼,所以把罪名推给丈夫。
反正他习惯当坏人了。
「是吗?」卡维尔不当一回事地调整她的头纱。「你是最美丽的新娘。」
「老套。」蓝喜儿笑了,为丈夫的固执感到一丝满足,他就是这么不通情理,冥顽不化。
「别挣扎了,让母亲看见我所爱的女人有多美丽,其实你也可以优雅和端庄的。」正如她此时的装扮。
美得叫人不敢相信她是真人。
他要所有人都看到她的美丽,进而尊敬她、喜爱她,接纳她成为麦提斯家族的—员,不再有排斥。
吐著舌头扮鬼脸,蓝喜儿一脸顽皮的笑道:「千万别让你母亲听见,否则她又说:她!?那个见不了人的粗鄙小土人?」
「呵……你喔!真是安份不了。」连他母亲也取笑,轻蔑的语调模仿得微妙微肖。
「流动的水才不会发臭,人要不动就成了矿物,你不会要我当个植物……」人。
人还没说出口,丈夫热切的唇已然覆下。
即使他们已经结婚大半年了,但是两人私底下的热情依然不减,一有机会独处便免不了肢体交缠,难分难舍地叫人眼红。
「你们好了没,牧师在催了……噢喔!我什么都没看到。」惨了,他会长针眼。
大声嚷嚷的魏天乐直直的闯进新娘休息室,大剌剌的个性和他大姊没两样,犯了错仍是理所当然的模样毫不愧疚。
「下次记得要敲门。」气息不稳的卡维尔放下妻子盘在他腰间的腿,颇为恼怒小舅子的不识时务。
这让他想起爱情岛上的家,以厨娘糖婶为首的佣人们都会适时的避开,留给他们夫妻不受打扰的恩爱空间,想想真怀念。
是该回去了,等婚礼结束後。
「我有敲呀!你们没听见。」魏天乐皮皮的眨眨眼,一脸暧昧的笑脸指他们「太忙了」。
「上帝最爱割说谎者的舌头。」真要命,害她春光外泄了。
都怪她猴急的老公不会看场合,兴致一来就想办事,小小抱怨了一下的蓝喜儿完全忘了是自己抱著丈夫不放,他才会失去控制擦枪走火。
「上帝最仁慈了,他才不……喔!我的天呀,和妈说得一模一样。」笑谑的眼因震惊不已,像见了鬼似地睁大十倍。
亮如星辰一般的结婚礼服将染上血……母亲的幽语犹在耳际,似乎恶灵在接近中。
「怎么了,这件礼服有什么不对?」他特地请人设计,由法国空运而来的星钻之裳。
两姊弟的神色为什么怪异得叫人不安,好像有什么事即将发生,而他们却不曾告诉他。
「当然不对,贵得吓人,你能想像穿著一身钞票向上帝宣誓矢志不渝吗?」没事、没事,绝对不要自己吓自己。
巧合而已。
「喜儿……」真是如此吗?为何她的手心微微颤抖。
她绽出一抹耀眼的太阳笑容朝他眨眨左眼。「不想当三度新郎就尽管待著吧!我先到圣坛前等你。」
一说完,她拉起炫目又华丽的白纱礼服旋了一下,走出休息室,留下若有所思的丈夫。
「呃!姊夫,你最好多顾著我姊姊,也许,可能,或许会有些事发生。」魏天乐嗫嚅的说。
「你知道什么?」难道是上次有意伤害妻子的人仍不放过她?
「这……」他讪笑的往後退。「我什么也不清楚,我只是来玩的。」
他一溜烟的溜掉,什么也不肯说。
根据他们以往的经验,只要不说破母亲梦中预知的事,就可以将伤害减到最低,甚至是虚惊一场。
但是一旦做了万全防备,结果反而比预期中更严重,像是一种惩罚似要他们警惕,勿改变既定的命运启动,只能接受。
所以他不敢说。
「这是怎么回事?」
才跨出休息室欲问个明白的卡维尔忽然後脑一疼,他下意识的回头一看……
黑暗捉住他之前,他看见自己的脸。

第9章 / 共10章
1.情定爱情岛(下)是由5200小说阅读网收集的言情全本小说,更多言情请进入“言情免费小说”。
2.情定爱情岛(下)是由网友上传,属于网友自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3.情定爱情岛(下)共有10章,本章为第9章,更多章节请访问情定爱情岛(下)5200。
4.5200小说阅读网为网友提供全本免费小说阅读,是免费小说阅读网,希望大家多支持。


5200小说阅读网 免费小说阅读网 小说阅读网

客服邮箱:49587090@qq.com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5200小说阅读网上的所有免费小说阅读网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5200小说阅读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是非盈利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13